FATE同人之性辱战争序章

***********************************
本文是fate更改过一些事件和设定以后的同人本,内有一些略重口的元素,可能出现的元素有调教(必然有),虐打(轻度),失禁(仅限于小便),身体改造(不会太过),触手(必然有)以及一些羞耻PLAY(必然有),如果有不喜欢这类的读者的话,请慎入。
作为H为主要内容的本书之中,除了主角以外,任何男性角色都是酱油的命,要不然就是出场没多久就悲剧,要不然就是作为嘲道具的命(比如羞耻PLAY时的观众),反正也没人在意的对吧?本来这篇文是只想写saber来着(saber本命啊,虽然我写出来的文一般都是对saber调教得比较狠的),但是为了配合大家的口味,加入了远坂凛、间桐樱、美杜莎和伊莉亚丝菲尔,当然为了配合规矩,伊利亚的身体年龄会调整的)……另外,本文不会太过详细去介绍原作设定,最多只会带到一两笔,所以请自行补完(因为本来好不容易写了N多字了结果居然死机全丢了……所以没耐心了……)
***********************************
序章吉尔德雷是穿越者
第四次圣杯战争,以不知从哪里找回了剑鞘的骑士王一剑斩杀英雄王,然后被卫宫切嗣以令咒命令破坏圣杯结束,卫宫切嗣也在那时被圣杯爆炸产生的黑泥冲击杀死,只有言峰绮礼一人凭着圣杯中流出的一些黑泥维持生命活了下来,并且依靠圈养在那场大火之中的牺牲者提取魔力使自己继续存活下去。
战争结束后,过去了十年……
在言峰教会的地下室之中,教会的神父——言峰绮礼正俯身画着什么。
在他的周围,是那些除了还有生命迹象以外,完全看不出像是活人,身体的毛发和皮肤都彻底融掉烧焦了,连移动都做不到的,上次圣杯战争无辜的受难者。
用手蘸着这些遇难者的血液,言峰在地上画着魔法阵。
在他的手臂上,闪烁着二十多个令咒——那是上一次圣杯战争,言峰绮礼杀死了作为裁判的自己的父亲言峰璃正而夺得的额外的令咒。
「——宣告。」
随着第一声,言峰绮礼就从「人类」的范畴脱离,成为了这个降灵魔术的一个螺丝,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只能听凭身体继续着接下去的咒文。
「汝身在我之下,托付吾之命运于汝之剑。」
「遵从圣杯的召唤,倘若遵照这个旨意和天理,回应吧!」
「在此宣誓,吾乃成就世间一切善行之人,吾乃背负世间一切罪恶之人——」
魔力的洪流扭曲了空气,在房间的中央制造出了大量的光芒,将原本充斥着红色和黑色的闷热的地下室变得让人感觉阴冷。
≌气变得狂暴,言峰绮礼甚至能感觉到他的身体快要被如同钢铁一般的风压撕裂了。
在魔法阵的正中央,可以感觉到气息。
「——缠绕汝三大之言灵,自抑制之轮中降临吧,天秤的守护者——!」
最后一句咒语完美地唱诵了出来,就像是事先演练过无数次一样熟练。
这句咒语的落下,意味着魔术的结束,也意味着英灵(servant)真正降临。
抬起恢复控制的手挡咨以刺伤双眼的光芒,言峰绮礼静静地等候着。
「咕嚓!」
然而就在光线消失以前,一道黑色的尖锐硬物击穿了空气,狠狠贯通了言峰绮礼的心口。
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更没有动用令咒的时间,原本应当会在这场圣杯战争中扮演极为重要角色的言峰绮礼的一切就被剥夺了,不论是令咒,魔力回路还是生命。
从圣杯处获得的生命力,在被贯穿的瞬间就消失了。
体内充当生命的黑泥喷涌而出,同时言峰绮礼感觉到自己对黑泥的控制也在飞快地消失,快得让他甚至连挽回的机会都没有。
「遵从召唤而来,我以法师(caster)之身份降临于此,然后,你的任务就完成了,请你去死吧,我的master哟……」
很熟悉的声音,难道说是自己认识的英灵吗?
在双眼失去视线以前,言峰绮礼看到了熟悉的衣服和陌生的脸。
那是一件宽松像是小丑一样的法袍,罩着一个和这肥大的法袍完全不相称的,灰青色短发,皮肤发青的干瘦英俊中年男子。
那张脸无法很好地辨认,但是那身衣服,言峰绮礼却是记忆犹新。
第四次圣杯战争之中,因为毫不掩饰地猎杀普通人,引起了巨大恐慌而被众英灵围杀,驾驭着巨大海魔的恶灵,法国十年战争的英雄,堕落成魔的「蓝胡子」,吉尔德雷。
如果给言峰绮礼多一点时间,他或许就认得出来,那张脸其实就是吉尔德雷的脸,只不过原本像是蟾蜍一样令人不舒服地突出着的双眼缩回了眼眶之中,从扭曲的面貌中恢复了英俊而已。(这是真的,元帅正常状态是老帅哥)
但是他没有时间了,死亡的宁静很快抹平了他的一切思绪。
平静地看着地上的尸体,又环视了一圈,吉尔德雷嘴角突然轻轻一勾。
「真是难搞……」
〈了看自己像是僵尸一般长着长而尖的指甲,骨瘦如柴的双手,以及那双手上捧着的人皮书,吉尔德雷不知是满意还是无奈地笑着。
他是吉尔德雷,也不是吉尔德雷。
好的,他是穿越者,而且是个性格比较鬼畜的穿越者,其他的信息因为太麻烦所以就不赘述了,反正也没人会在意。(喂不要误会,他并不是吉尔德雷那种鬼畜的杀人狂,对于杀人什么的,我们的主角表示才不要呢,世界就是要大家一起被一坨和平包围着才会美好嘛……(言峰绮礼一脸血地瞪着你啊喂)
他的鬼畜,体现在他对于「性」的执着和对「爱」的扭曲表现上。
用比较简单而笼统的话来说,就是抖S绅士一只……
在穿越成为吉尔德雷的时候,他还才刚刚被召唤出来,本来还在担心怎么面对雨生龙之介那一屋子的「艺术品」,但是结果在发现原来是麻婆神父召唤他以后,继承了吉尔德雷一切记忆,拥有了各种堪比魔法的黑魔术的他很果断地选择了杀人越货,抢夺了言峰绮礼的一切,当然,收获远比他所想的要多得多,比如黑泥的操纵,有了这个能力,在圣杯战争中就已经算是无敌了。
作为穿越者,我们的主角自然也知道这个世界的一些设定,当然,他不会蠢到单纯地去相信剧情,这是无比愚蠢的,尤其是在他打算自己更改剧情的现在——他还不知道,其实剧情早从第四次圣杯战争结束的时候就已经改变了,比如英雄王和卫宫切嗣的死亡……

上一篇:從農村到城市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