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巨炮教官上

我带著颤抖抖的心情跟著邢皓和他的死党- 政文走向通往球场的走廊,由於
是下午,老师和学生也正在用膳,因此十分寂静.

「王教官,怎么了?」

邢皓的语气有有点责备的味道,回头看著我,听见他这么说,我害怕得垂下头,不敢动。

「邢皓,拜託你,把我肛门……那个……!」我的呼吸开始急速起来,颤抖的嘴唇断断续续的,没办法把要说的话说出来。

邢皓拿出了一个遥控器,在我面前挥动。政文立即用十分期待的眼神看著我,因为他很清楚,我这个在其他同学面前十分神气的王教官,快要被他的好友惩罚!
「嗯,你想我把它停止喔?」

遥控器上有两个按钮,分別是红色和白色的,红色是开动,而白色则是停止,另外还有增加速度的滑轮。

「拜託,求求你!」

看着苦苦哀求的我,邢皓不但没有停止,他更加快了分別綑绑在我的屌和我肛门內的震盪器的速度。

啊……嗯!啊……!啊……啊……!

我不由自主地发出呻吟,身体也不由自主地震动起来,我只好用力地挺腰和紧握拳头以减轻射精的衝动。

「很兴奋喔,让我看一看你硬了没有?!」

邢皓一方面不停的加快震盪器的速度,另一方面他提起了腿,把脚踩在我深绿色教官制服的长裤裤襠上面。

这样子,邢皓不但可以感受到我兴奋的老二,同时他用脚来拨弄它,令我的龟头不断流出淫水。

啊啊……啊啊……啊嗯

就在我快要按捺不住射精的一瞬间,震盪器却停止了。

「王教官,没这么便宜就让你射精喔!」

举高双手,两腿张开,背著我站好,快!

邢皓把我按在校舍佈满水管的墙壁上,然后再用胶带把我的双手绑在水管上。
「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摆动身体挣扎着,但是却没有用。

「我想怎么样?!就是要惩罚你刚才的无理要求!」邢皓冷笑道。

「先让我们来检查你有多兴奋吧!」

邢皓將我深绿色的教官制服上衣拉起,使我露出了结实的胸肌和因为刚才兴奋而硬了黑色的乳头.

「这里已经起来了啊!」邢皓用手指弹了我的乳头一下。

「王教官的乳头又黑又硬喔!」

「啊,为什么王教官的双腿不断在颤抖喔,怎么了呢?」

邢皓先用右手抚摸我的屁股,再用左手顺势向我的裤襠压了下去

“呀啊……啊啊……啊啊……嗯!

那一瞬间,我再也压抑不住,也不顾得教官的身份,下贱的呻吟起来。
「这里也要给我们检查清楚喔!」

邢皓慢慢地抽掉腰带,再將拉链拉下,把我深绿色的教官长裤退到小腿,勃起的硬屌早已把我白色的三角内裤撑起来了,就在內裤的尖端,还是湿了一圈,这是因为精水正不断由我的龟头流出来的「成绩」。

「贱!」邢皓一边耻笑我的状態,另一边隔著內裤用手抚弄我的硬屌。
就在我享受邢皓的抚弄时,他却突然把我的內裤扯掉。露出的不只是我的硬屌,还有束缚在龟头上的震动器,和深入在后面內的电动阳具。

嗯……我们要检查你的后面,弯下腰,把你的屁股挺起来!

邢皓把电动阳具抽出了一点,再用手指拨弄我的后面。

“轻轻搓你的后面就已经这么兴奋了啊”

邢皓突然把电动阳具再一次狠狠地插入我的后面內。

啊……啊嗯。啊!呀……呀啊!啊!

很爽喔,很喜欢吧,王教官?

「不要……求你……停下来……不要啊!」我的下体被一波又一波的酥麻感觉袭击,完全没办法控制,好像要射出来的快感。

“啊啊……受不了……要……要射精了”

隨著下体的衝激而快要射精的那一瞬间,被邢皓的手无情的制止住了。
“啊啊……啊啊啊……”

「王教官,你可不要那么兴奋地叫,好吗?!」

午饭时间快要完了,很快这个走廊就会有很多你和我也认识的学生和老师,再不忍耐点,我们王教官这样下贱的样子就会被大家看到哦!

“不要!拜託放过我吧!”

“少说废话,只要你不乱吵,就没有人会发现. ”

邢皓一边说,一边把我的双手放下,再向后退。

“等一下!!你要去哪里啊!!”

「那边,快,像狗一样趴在蓝球架下,尿尿给我们看!」邢皓指著蓝球场远离.

听见他这么说,我立刻哀求道“求求你,我求求你,回家后再玩我可以吗?那时你想怎么样我都听你的……”

邢皓没有理会我,只是笑了笑说“学生很快就来了,动作还不快一点,就要被人发现了。

走廊中学生的谈话声渐渐传入我的耳中,我紧张的深呼吸。我不再犹豫,立即趴在地上,再像狗一样爬到球场,当我在篮球架下抬起后腿,我才发现我是如此下贱,上身穿著教官的制服,屁股却插著电动阳具,还要被我的学生这样羞辱和修理,我的屌竟然还是如此硬。我用力挺腰想快一点放掉,没想到,我射出来的不是尿……而是我的精液……

我究竟为何会由一个在台北市很有名望的中学教官,变成这样下贱的人型犬,这个故事该由上星期说起……

(下)

星期五的早上我如常回到学校,当我正要准备今天的德育课,却发现桌上放著一信封,我好奇地拆开一看,我的天喔,那是几张前两天我在GAY 吧和男子搭訕的照片,照片中的我服饰极为淫秽,我急忙把信放入抽屉。就在我惊魂未定之时,桌上的电话铃声响起。

「王教官,我是邢皓啊,记得我吗,就是那位经常被你修理的学生?!」电话那头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邢皓?你怎么不上课,还打电话给我,你……有什么事吗?

「照片收到了吗?」我听得出电话里邢皓的声音很得意。

原来那些照片是你偷拍的,你想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什么?

「想和你敘敍旧呀。今天晚上到我家来,记住要穿著教官服喔,我觉得你穿教官服的样子很英伟呢。」邢皓大笑起来,接著便掛了电话。

我的脑袋一片空白,虽然知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此次前往凶多吉少,但却又不能不去。晚上,我只好穿戴整齐的教官服如时赴约. 陆战队出身的我身高180 公分,浓眉大眼,有著一身结实强壮的肌肉,深绿色的宪兵制服也掩盖不了我宽厚结实的胸膛和粗壮的手臂。

当我一踏进邢皓的家,我看见在客厅內除了他,还有两个男生,沈政文和李树,(他们也是校中的问题学生),他手中正拿著我的照片。

快还给我!我立即大叫起来。

「王教官,你还要逞强喔,如果你不想让校长和其他家长知道你的丑事的话,那你就得乖乖的让我好好的玩两天。怎么样?。」邢皓抓住了我的头髮,强行在我的脸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我知道,他是要向我进行羞辱和报復。可是要是不答应,万一自己的那种事真的让別人知道了,我还能在学校任职吗吗?现在经济不景气,对於学歷不高的我找工可不容易,想到这儿,我只好点了点头. 我听见这3 位男生不停地笑,我心很不是味儿,但是我也没退路了。

皓在我的脖子上套了一个项圈然后命令我像狗一样在他的脚边爬,“什么!”我刚刚表示我的不满,皓就是一脚踢向我的下体,我无法忍受痛楚,於是我只好屈辱的爬了起来!

“快爬,爬,爬,……”皓得意洋洋的命令著,仿佛我真的是他养的狗,或许他是对的……脚不断的踢我的屁股,我爬了一会,皓显然越踢越过癮,他用脚不断的踢著我,嘴里不断的咒駡著我“你这只贱狗,快爬!”我知道我是无法反抗的,为了少受一点皮肉之苦,我赶紧卖力的爬,我想我那时我的样子一定是很下贱的,一个身材魁武的成年男人,竟然在3 位小男生面前像狗一样爬行。

「站起来,向我们敬个礼,不准动。」皓兴奋地对我说.

我站起来,「啪」的一声,向著这3 位小男生做了一个標准的敬礼动作並保持著不动。

皓走到我面前,拉开了我的裤链,把我的阴茎掏了出来,还不断地搓,客厅中另外两位小男生顿时哈哈大笑。我的阴茎在眾人目光的注视中正在渐渐的粗大、勃起,我觉得我现在比刚刚扮狗更下贱,一个穿著深绿色的整齐宪兵制服的教官,阴茎裸露在裤襠外,保持著標准的敬礼姿势,任由小男生把玩自己的阴茎.

「脱光你的制服,挺腰叉开双腿,双手放在背后,把你的教官帽掛在阴茎上,然后大声的说我犯贱,我需要接受我的学生调教!」皓指著我坚硬的阴茎.

我无奈地先把教官制服的上衣脱下来,露出了我雄壮的上半身,结实的胸肌,黑色的乳头,黑色体毛布满大腿直达小腹,腹部隆起八块结实明显的腹肌。接著,我脱下长裤,全身只剩一条窄窄的红色三角內裤

把你的內裤也脱掉,动作快点!

我羞耻地当著我的学生把內裤拉下,挺腰叉开双腿,再脱下了教官帽,掛在了自己的阴茎上。

皓冷冷的看著我像是在看一件玩具,我双手放在背后笔直地站立,用我勃起的阴茎挺著自己的教官帽,翘起的阴茎被微微的压了点下来,但仍往上翘著。

我向著我的学生说“我犯贱,我需要接受我的学生调教!”皓冷冷的说:“大声一点!就像你平日(淫色淫色4567Q.COM)骂我那样!”我虽然觉得很委屈,可是我竟然不敢反抗,我於是提高了嗓门大声的讲“我犯贱,我需要接受我的学生调教!”

接下来皓给了我另外的一个任务,他让我含著他的內裤!

我刚刚放进嘴里的时候我简直就要吐了出来,但我不敢那样做,我知道那样我將受到更大的痛苦!我含著他的內裤,我的阴茎竟然比之前更硬,我的反映当然瞒不了皓,因为我的教官帽的位置比之前上升了,贴著我的腹肌。

男生们大笑了起来,我简直比死还难受,有一种罪恶感,仿佛我是作了一件多么的见不得人的事!皓说“把內裤取下来,然后给我舔脚,你舔的越乾净你就会越舒服的!”我想都没想就爬到他的面前卑微的舔起他的脚来,我只想快一点完结这一场恶梦!

我小心翼翼地舔他的脚,从他的脚指到后跟一点都没有漏过,忽然皓收回了他的脚,“很舒服吧!”皓讥笑著说. 我根本不知道如何的回答。我只有沈默,皓笑著从他的包了掏出一个肛门塞,然后要我转过身去。

“求求你不要这样,我求求你,我给你舔脚好吗?”“哼”我的哀求只换来了他的冷笑“想的美,你以为你想舔就可以舔吗?”就在这时我的肛门深处传来一阵痛楚,我实在也忍受不了,身体不断地发抖。

皓由我的阴茎上拿起了教官帽放回我的头上,然后一边搓我的阴茎,一边说:果然是巨炮教官!其他两个男生,也按捺不住,不停抚摸我的胸肌和腹肌,但我却只有保持立正和双手放在刀背后的动作。

“拜託!不要这样!”我竟然被自己的学生淫玩,无奈的我只好闭上眼睛,突然我感觉到我的下体有一阵凉意。

“別动,小心你的宝贝啊!”皓正握住我挺直的阴茎,用剃刀慢慢地剐去我的阴毛。

“停手啊!”我哀求地说.

“你的口气不对。”皓很仔细的进行著他的工作。“要说请您!”

“请您……”“请您……住手……”

“没错,就是这样。”皓笑眯眯的看著我坚挺的阴茎,他抬头看著我因为耻辱而痛苦著的脸,满意的说:“看看你的屌喔,你的身体在拆穿你的谎言!”

“说谎是不对的,你说我要怎样来处置你这个坏教官呢?”皓拿出一个阴茎皮套,强行把我勃起的阴茎向下弯,再塞进皮套內。

我的天,我的屌快要断了,勃起的阴茎却强迫困在窄小的皮套內。

“啊……”我不断摆动屁股挣扎著,盼望可减轻一点皮套和肛门塞带来的痛楚。

可是我越是挣动著,我的下体就更加的兴奋起来。

“你应该被惩罚,因为你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反省!”

「要更激烈些吗?」

邢皓用夹子夹住我的乳头,乳夹的下端还掛著两个铜铃,令我的乳头產生被针扎般的刺痛。隨著身体的摆动铜铃也摇曳起来,发出清脆的铃声。

「…啊………啊」

这时的我,全身受到3 种不同的刺激,令我不断地发出呻吟和摆动身体.
「嗯?只是乳头被夹住和后面被肛门塞插著,就如此淫荡的呻吟?!」
邢皓轻视地笑了起来,然后站到我身后,用他的下体紧贴著我的屁股。
「如果只是这种程度就让你叫成这样,我的可是厉害的多呢!」就在我的阴茎受到皮套的压制而没办法充分地勃起之时,邢皓將肛塞更加向深处地推进,同时他火热的阴茎已在我的股间磨擦起来。

「啊啊………啊…」

「我的老二可是很粗的。应该可以比肛门塞粗大一倍呢!」

「啊啊……啊………」

「如果是被我的老二揪插,你会叫成什么样呢,嗯?」

「啊……嗯……」

邢皓的指甲尖轻轻刮我龟头附近的嫩肉,一阵阵快感令我全身颤动著。
「你只是后面被肛塞插住,乳头被拉紧就可以勃起,不是吗?」

「啊……痛…啊……」

「你在说什么啊。痛吗,不是这样吧?睾丸被搓揉时感觉应该会更舒服吧。
「嗯…啊啊………」

邢皓没有把我的屌由皮套解放出来,他只是揉搓皮套中已经涨大的睾丸。
「真是淫荡的贱货,睾丸竟涨大成这样子!」

「王教官,你想要什么呢?说出来,试试看喔!」

「啊啊………啊……」

此时,令人难以置信,我的脸竟然流露出一种被征服喜悦的微笑。

「终於变得诚实点了,不是吗?」

邢皓一边抚摸我的大腿內侧,一边玩弄我的乳头.

「这次要直接触摸到囉!」

「啊啊………」

邢皓解开了皮套,使我早已勃起的阴茎在空中不断地震动。

「果然是巨炮教官,你的阴茎该有20cm长吧,么舒服吗?精液,想要喷出来吗?」邢皓不断用手掌磨擦我的龟头,没我的批准,不可射精,你该记得吧。

我连忙点头,上一次就是在没被批准的情况下射精,结果被惩罚连续射精10次,龟头被搓到流血。

爬到那边的桌子上去。“邢皓命令道。

屁股里夹著假阴茎的我艰难的走到桌子前,趴了下来。

“对,把屁股这样翘起来,就像是要展示给大家看一样。”邢皓调整著他的姿势。另一边的学生呼吸也急促起来。

“哈!看你这粉红色的后面。”邢皓抽掉了肛门塞,用手指扒开我的肛门观赏著。“还有点湿润呢!在灯光下可以看的一清二楚,就像是一张美丽的嘴唇。”他用手指塞入我的肛门,还是很紧喔,对你的肛门要加强一点调教才行!“

我低声道:“对不起,主人。”我的脸因为羞耻而扭曲著。

“我们来测试一下王教官的肛门有多大吧。”

我感觉到邢皓的手里握著什么东西在他的肛门附近摩擦著。“那是……?”
“鸡蛋。”邢皓回答道。“不是只有把鸡蛋塞进去那么简单,你还要把它再吐出来。”

“啊,不!”我紧张的摇头道。“我办不到。”

“不试怎么知道。”邢皓用鸡蛋顶在我的后面上。“照现在你的状况,大概可以塞下四个吧。”

政文觉察到我的神情说:“邢皓,这样对教官好像有点太……”

邢皓笑著打断男人的话:“是教官渴望被我调教,我才让他过癮,我没强迫他。”然后邢皓又对我道:“是你要我这做的,对吗,快说

已经毫无尊严的我忍著眼中的泪水,坚决的说:“这是我要的!我……要做……请……塞进去……”

邢皓和其他学生听见我的回答,十分兴奋的道:“回答的好。”同时,手臂使劲,把按在我肛门上的鸡蛋塞了进去。

“啊——!”我长声惨叫。

“怎么,很痛苦吗?”邢皓道。

“没……没有……请继续吧。”我忍著疼,用颤抖的声音回答。

“是吗?那太好了。”又一个鸡蛋塞了进去。

我咬著牙不发出声音,因为要忍受剧烈的疼痛,只好用手指用力的抓著桌面。
“看你满头大汗的样子,很痛苦吗?”邢皓再次问道。

“不……只是有点热而已。”

第三个鸡蛋只塞入了一半,却再也无法推进了。我低声的喘息著,却没有出声。“你很努力啊。看来已经塞满了。”站起来!

我慢慢的转过身,站起来,轻微的动作也使我感觉到下体的撕裂般的涨痛。
邢皓用手指搓著我的阴茎道:“看看你这里多享受,就要喷出来了。”
我轻微的挣动了一下,让身体离开邢皓的摆弄。邢皓却猛的一把將我拉进他的怀里,“来吧!在大家的面前尽情的表现吧。”邢皓从我的身后抱著我,用双腿分开我的腿,“將所有的一切都展现出来!说请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我吧!”

我的身体在持续的亢奋中颤抖著,浑身的肌肉都在被欲望的火焰燃烧。“啪!”的一声,一个鸡蛋碎了,粘稠的汁液喷了出来。

“说!请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我吧。”邢皓的手在我的身体上抚摸著,並握住了坚硬著不停颤慄的阴茎.

“不行,不要碰那里……”又一只鸡蛋碎裂了,鸡蛋的汁液顺著我的大腿流了下来。

“说!请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我吧。”邢皓握住我阳具的手开始猛烈的推送起来。“说啊!听不清楚,说啊!”

“请……操(淫色淫色4567q.c0M)……我吧!啊……啊啊!”

「嗯,你期待长久的礼物来了……」

突然,邢皓挺起腰把他的阴茎插入,天呀,是我学生的阴茎!

邢皓不断用力的揪动他的阴茎,屋內的其余两位同学也大笑起来了,他们也拿出他们的阴茎不断搓起来!

阿的一声,邢皓由我的后面揪出阴茎,再向著我的脸射精,令人更性兴奋的是,另外两个学生也向著我射精,转眼间,我的脸而充满我的学生的精液。今晚你就这样子跪在地上睡吧!我也不知是否太累,还是怎样,我竟然真的跪在地上睡著了。

(完)

[ 本帖最后由 遨游东方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遨游东方 金币 +15 合格

下一篇:猛男当兵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