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米亚战歌】第一章08作者indain

字数:6440


第一章「俄军出击」#8

第二次俄国内战结束不久,帝国濒临新一波危机──庞大的国土复苏计划。
为了在列强打压下重振经济,皇室方面屈辱性地同意蕴酿已久的联邦制提案,国土分裂成九十七块,其中只有七成愿意纳入联邦。

传承自叶卡捷琳娜大帝的俄罗斯皇室,於玛丽安娜大帝在位期间瓦解,圣彼得堡荣耀不再,取而代之的是莫斯科带来的全新机会。

长达二十七年的经济复苏尚未落幕,俄罗斯联邦已重返列强之位。

时逢亚洲及非洲国家兴起,欧美强权防范的对象不再只有俄罗斯,世界局势随着强权们为维护自身地位所发起的经济战再度陷入动荡,联邦内部兴起一片
重建帝国的声浪。再度壮大祖国的中央政府受到议会及人民压倒性支持,体制再
转换案未经波折迅速通过.

西元二零一七年,俄罗斯联邦整合重回君主制,改国号为神圣俄罗斯帝国,玛丽安娜二世更名安娜塔西亚,上任沙皇;国体回归帝制,往昔荣耀却没有重回
圣彼得堡,莫斯科延续联邦时代以来的繁荣,成为神圣帝国之首都。

帝都?莫斯科,皇务院中央第二车站。

六年前还称为基辅站的这里,当神圣第二皇女获封直辖领后便由皇务院交通局接收,这条连结莫斯科与基辅的铁路,也从民用变更为皇族及皇务院专属铁
路。在皇务院铁路军严密管制下,本车站於平日仅开放三班次的来回车供民间使
用。

苏米亚一行人於晨间七时抵达,通往克里姆林宫的阿尔巴特区已在三十分钟前进入交通管制。苏米亚连同骑士团搭上於中央第二车站外列队等候的黑头车
前往克里姆林宫;武装女仆、政警军和亲卫队则进驻阿尔巴特区等候主人。

尽管身为宣战国首都,市井街巷人潮依旧,大家似乎都没受到影响,热闹度和新年来访时的景象相去不远. 两相比较之下,皇女领的人民跑的跑逃的逃,一副就是家园即将遭受蹂躏的样子,多少让苏米亚感到心寒。

车队抵达克里姆林宫,按皇务院规定,仅由希莉亚为首的六名骑士团员担当护卫,其余人员暂留十二使徒教堂;苏米亚带着近侍,在当地政警军引领下前
往神圣女帝所待的戈尔基宫. 进到宫内,随侍人员再行管制,一般骑士团员留在大厅,苏米亚与希莉亚主仆俩则交由本宫女仆长继续带往接见室。

戈尔基宫接见室每年都会翻修一次。

今年初苏米亚造访此处时享受的是南洋风情,室内造景之极致不在话下,女仆们全部变成小麦色美人则是大大超出她的预料之外;无论是配合主题招募南
洋美女也好,集体进行速成沙龙抑或使用先进的人工肌肤也罢,林林总总加算下
来只能得出一个结论──皇务院的预算可真是多到没地方花啊……

来年的主题就没那么令人眼花撩乱了。

打扮得彷彿枢机主教的女仆长带领苏米亚等人到接见室,从门口往内望去,里头是一片东正教风格的圣堂佈置──青砖、银桌、金器、红布、圣人壁画──
甚至还有圣坛。

东正教。

用做接见室的佈景风格勉强说得过去,拿来当开战理由就显得太过冠冕堂皇。

不过,对恪守「计划」的帝母大人来说,似乎怎样都无所谓了。

「皇女殿下,等候期间就请您使用这间接见室。如有任何需求,敬请向女仆提出,或者使用室内机. 」

女仆长说完便留下四名扮装成修女的女仆,深深一鞠躬后离去。苏米亚让女仆守在外头,只带希莉亚入内。

门扉方才关上,接见室深处就传出叮铃铃的铃铛声。

「希莉亚。」

「是。」

希莉亚抽出佩枪快步挡在主人前方。她迅速确认四周,遮蔽物不少,红毯两侧那些多到不知所谓的长椅下方都是躲藏点,深青色磁砖让她难以看清几步之
外的长椅底部。长椅过去到圣坛之前的几座大型圣像也很适合藏身,总之那声音
可能来自各个偏远处,刚才没专心听音辨位真是失策。

就在主仆俩交换眼神、开始踏出第一步时,再度响起的铃铛声顿时瓦解多余的猜疑。

「别动!」

希莉亚对准圣坛左侧的圣像喊道。这回她听得很仔细,一下就抓到声音来源。

第三道铃铛声落,希莉亚正悄悄前进,一道高亢的女声自她瞄准的圣像处传来:

「「倘若你的姊妹得罪你,」」

「十五节。」

希莉亚反射性回应。女声接续下去:

「「你就去,」」

「十八章。」

那是一瞬间的判断。女声二度传来,证明她反射性念出的东西无误,如此她便可趁着奉陪对方的文字游戏,悄悄逼近。

「「趁着只有她和你在一处的时候,指出她的错来。」」

「福音。」

藏匿者的死角渐渐曝露出来,圣像后方的身影就要显现出真面目了。希莉亚做好随时开火的准备,继续走去。

「「她若听你,你便得了你的姊妹。」」

「马太。」

距离正合,一次就定位压制对手吧。希莉亚全身动作刚开始起步,女声又说了:

「「她若不听,就告诉教会。」」

「你跳了一节。别动!」

唰!

目标中等身材的外形刚映入眼帘,大脑传来的第一道命令是对准目标脸部及心脏之间;目标深青色一体式连身带脸紧密遮蔽住的衣着形象浮现,第二道命
令在无法判别标的物是否着防弹背心的情况下,修正准心移往目标脸部;第三道
命令──扣下板机──只待对方做出疑似攻击或特殊动作即可启动。

希莉亚对着穆斯林打扮的女子呈射击姿势,视线却捕捉到目标胸口的黄金十字架。定晴一瞧,那身苦闷的深青色质地上亦有着颜色偏淡的十字架图腾.

从语调、福音、穿着,再从克里姆林宫理当滴水不漏的防卫加以判断──这傢伙应该不是穆斯林,也不会是外人。

即使如此,希莉亚并未掉以轻心,仍然高度警戒着目标。

静谧出奇的对峙中,一股轻微的混合气味从深青色的女子身上飘出。
铁的味道。

香水的味道。

……「体内」的味道。

希莉亚锐利的眼神中升起一股清楚的敌意。

深青色的女子彷彿能判读希莉亚变异的目光,淡然地开口:

「别开枪,你不想杀了你主人的姊妹吧。」

皇女?会在中央的是……第五皇女?

在弄清楚事情真相以前,希莉亚仍未松懈,可以的话她也希望主人别贸然靠近。然而苏米亚已经因为那句话跨出步伐,并以凛然的声音朝这儿问道:

「是索可萝吗?」

深青色身影动也不动地以冰冷女声应道:

「我没有皇族血统. 」

「那就不必多说了。希莉亚,动手。」

主人声音赋予窜入耳内的字句绝对性的意义,那句话在希莉亚脑中顺畅无阻地化为大脑指令。她正欲避开目标要害进行牵制射击的时候,女声无所畏惧地
传来:

「妮拉耶芙娜。」

无论对方现在说什么都无法改变她的攻击意志,执行命令的权限要比无脸人传递而来的任何话语来得至高无上。

可是当希莉亚正要扣下板机──主人的声音却阻止了她。

「等等。」

「是。」

苏米亚皱着眉头来到希莉亚身边。深青色身影动作缓慢地面向她,接着同样缓慢地伸起手、掀开全罩式头套。

出现在主仆俩面前的是淡金色短发的白肤女性,年约二十五,鼻子略尖,脸部肌肤宛如白化症般苍白斑剥又偏瘦,但还算得上标緻.

只是,没有印象。

苏米亚十分肯定自己未曾见过这张脸,然而那张嘴刚才确实说出「妮拉耶芙娜」这道母名──她素未谋面的生母,姑且与自己存在着关连的名字。

……这傢伙到底是谁?

「法茵娜?妮拉耶芙娜?伊凡诺娃。」

深青色女子再一次窥知对方眼中的疑惑,奉上解题的钥匙并抛出更沉重的话语:

「母亲被沙皇始乱终弃之后,和别的女人生下的女儿。」

她规矩的声调不带自嘲与轻佻,彷彿在诉说别人的故事。

「无缘继承罗曼诺娃之名。」

那声音中沉浮的情感模糊难辨,苏米亚怀疑对方处於和自己一样搞不清楚此刻心情的状态,否则隐藏在声音中的情感理应有脉络可寻。换言之,这个人也
是为了寻找内心的锁匙,才出现在这个地方。

「也就是,杂种. 」

妮拉。

全俄罗斯可能有一百万人叫这名字。

伊凡诺娃。

全俄罗斯至少有三百万人是这个姓氏。

平民姓氏姑且不提,倘若「妮拉」加上「克里姆林宫」再和「第二皇女」扯在一块,对苏米亚而言就绝对不是单纯的巧合。

那么,这个人难道真的是……妹妹……抑或知悉生母之人派来的?

深青色女子淡色的双眸中闪烁着光辉,这次她没有展现先知般的洞察力,而是将某样东西从斗篷内的腰际拆卸过后,缓缓拿出来。

迅速加剧的香水味从斗篷内侧窜出,紧接着是香水味极力掩饰的酸臭味与血腥味。还有一种希莉亚才闻得出差异的──「体内」──脏器的气味。

深青色斗篷吐出后立即滚落在地、发出「叩」一声的那个东西是──首级。
黑发,褐肤,显眼的五官,二十多岁中东人,左眼至额头开了好几个洞。
希莉亚的警戒心立即升高,一度松懈的手臂再度挺起,枪口对准了面无表情的女子。苏米亚直视纹风不动的女子提眉问道:

「这是?」

「见面礼. 」

女子别有用意地停顿数秒,继续说下去:

「皇务院政警军的漏网之鱼,计划炸毁列车的激进份子。」

「和我接收的排除报告不一样。」

「这里跟皇务院是不同的命令系统唷。我不是说过了吗?是姊姊您将我交出去的,「告诉教会」。」

苏米亚盘起双手摇摇头.

「我根本不认识你,也没对你做过任何事。」

「光是姊姊您的存在,就决定了母亲其她孩子的命运. 我比较幸运啦,因为有点用处,不用像妹妹们那样神秘地消失……嘻嘻。」

「唔……」

虽然无法想像只是帝母大人宠爱一时的女人在被遗弃后还能对皇室产生多少威胁,即使帝母大人没对那女人下毒手,皇务院以任何手段使目标影响力最小
化的行为的确符合逻辑。

若真有许多个妹妹被当做生母的影响力而「削弱掉」……那也是可以理解的事情。

一点感觉也没有,是骗人的。

尽管没有强烈到可动摇自身的意志、或者使自己皱起眉头,心中却多了一个位子安置这些情报,删也删不掉。

苏米亚再度摇头,试着转移注意力。

「你说教会,你是神职人员吗?」

──不太可能吧。

话刚说出口,苏米亚就在心中挖苦自己。果然那女子给出的答案并不是这个。

「东正教,秘密涉外局,武装九课. 」

深青色斗篷漾起轻微的波浪,女子以右掌贴住胸口,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专司,教敌排除。」

黄金十字架随着女子轻压胸口的动作改变了角度映出光亮,那光却难以使人感受到一丝神圣.

「另外,我也是执事。」

先是导正听者的问题,接着又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真是尖锐的个性啊……苏米亚在心中暗忖。

秘密涉外局。

即使贵为皇女,也只听过这方面的传闻,净是些天花乱坠的东西;对於教会的联想,最终仍导向碍於外交关系难以发挥作用、进而成为闲职的涉外局。

那么,在那女子所言无误的前提下,就代表传闻是真的,秘密涉外局确实存在。

也代表接下来的动作将难以遮掩,庞大到她们不再需要隐藏了。

「所以你是代表教会来警告我?还是要求合作?」

「不是唷。我不是说过了吗?只是来给姊姊您一个见面礼,顺便认亲. 」
「别以为我会尽信你的片面之词. 」

深青色女子微微噘起嘴,很快又放开.

「姊姊您比我想得还要冷静,我个人不讨厌。」

「别叫我姊姊。」

「您不想多谈,那我回去了。」

说罢,女子置於胸口的手静静地缩回斗篷内,无视於希莉亚的枪口,沉稳地走过主仆俩面前后直往门口步去。

无端生出许多疑惑的苏米亚看着这一幕,感到一股不协调感正要开始疾走,於是出声喊住她:

「喂!」

然而深青色女子并未停下步伐,而是边走远边应道:

「从哪里来,就从哪里去。」

她就这么从正门口离开. 外头走廊并未出现异状,显然女仆们都知道她曾进来这里.

所以戈尔基宫很清楚这号人物,且放任她先皇女一步进入接见室。要不是教会的权力凌驾於皇室,就是有个妥协点好让事情顺利运作。

想着想着,苏米亚开始感到烦闷了。

皇女的金眸带着一股嫌恶瞥向散发出异味的头颅,以同样厌恶的语气命令道:

「处理掉。」

「是。」

希莉亚立刻取来一张红布桌巾将之包裹起来,快步走向室外转交给女仆.她一度担心这么做是否恰当,或许女仆们会惊慌,或许该请干练的女仆长来处理,但她必须立刻回到殿下身边,有了一个预期外的客人,难保不会有其她刺客。所
幸女仆们训练有素又或者事先得知,以十字桌巾包覆住的异教徒之首并未引起轩
然大波就被送走。

这天神圣女帝并未接见她们。

苏米亚闷闷不乐地虚掷光阴,直到傍晚女仆长亲自前来致歉并引领她们前往同宫寝房,这才告别冷冰冰的接见室。

皇女寝房共有七间,风格依照每位皇女的喜好或负责辅佐的皇务课指定,整体沿用十九世纪前的宫庭设计;对於几乎不曾住过此处的皇女们而言,选用在
位者喜爱的拜占庭式风格正是标准解答。

初次踏入专属寝房的苏米亚对这设计的感想仅止一句:

「上床。」

倘若伊吕娜在场,想必会说皇女殿下是个勇往直前不回头的现代女性典范吧。

希莉亚对主人的不解风情倒是没什么异议,一来她对建筑的要求如同早餐菜色,只管实用、不求美观;二来她陪着主人在空荡荡的接见室闷了一整天,是
该休息一番;三来今晚主人身旁不会有其她人,服侍是她应尽的责任。

再说,黑西装白衬衫的打扮……倒也不是不喜欢,就是有股很紧绷的感觉,穿得越久越显得紧. 因此对於主人的命令,希莉亚做了相当浪漫的解读:解放。
希莉亚跟在主人后头爬上床,这儿的双人床比基辅的要大上一半、高上四分之一俄尺左右,柔软程度令人不禁担忧起脆弱的脊椎。

苏米亚已豪迈地呈大字状摊平,两个眼睛呆滞地望着天花板。希莉亚对发愣的主人报以浅笑,先是脱去西装外套,吸引主人目光后再依序解下全身配件。

她的身材修长而有力,一七五公分的身长修饰了六十二公斤的肌肉,使整体看起来虽有力量,却偏向高挑;她的肌肉属於健康型,保有美丽的曲线,那未
受锻炼影响、硕大坚挺的乳房带着浅薄的色泽,浅褐色乳尖在中等乳晕前小巧挺
立。

希莉亚赤裸后跨到主人腰上,依序牵着主人左右手抱住她的腰,接着便开始自娱。她知道主人对她的床第感觉不是特别中意,自慰和性交之於希莉亚确实
与例行公事相去不远,然而公事也能办得很漂亮,亮眼到令主人沉寂一天的私处
为之振奋.

天蓝色长发随着灵活的颈部不停晃荡,将丰挺的左乳肉往上捧起、垂首啜吸乳头的希莉亚逐渐加重啾噗啾噗的吸吮声,主人疲惫的目光跟着散发出光亮,
挺立的股间亦是抖动不已。

希莉亚左手一放,左乳慵懒地弹下,沾满唾液的乳晕在寝房吊灯的金光映照下闪闪发亮。主人右手探了上来,抓住丰满的乳肉掐了掐,希莉亚随之迸出害
羞的呻吟。

这回她改吸右乳,让主人随心所欲地把玩她的左乳,乳头在这过程间完全勃起,从原本的小巧玲珑变得肥满可口。

身体反应相当良好,希莉亚判断再过不久私处也会开始湿润,於是请求主人先让她进行宽衣。

获得主人许可后,希莉亚松开右乳并稍微向前倾,双乳晃动撞在一块儿,诱来一阵主人温吞的鼻息。

希莉亚动作俐落地解开主人的服装,从衣服到配件一丝不苟地处理完毕。她没那个闲暇可以好好欣赏主人的肉体,衣服刚脱光就领着命令转过身、趴到主
人身上,双腿微启、下盘压低,好让主人将鼻子贴到她清理得十分乾净的蜜肉上,嘶嘶地嗅闻起来。

希莉亚一手握住主人挺立的肉棒,晃了晃颈子再用手顺发,免得发丝缠到阴茎上;肉棒在暖色灯光映照下呈现出柔和的色泽,炽热而硬挺,她先以握住的
右手轻微摆弄三下,确认力道不会使主人不快,便凑上嘴含住龟头,一面舔舐轻
吸、一面规律套弄。

主人美丽又强壮的阴茎再度涨大,在希莉亚口内完全伸展,同时阴茎下方亦飘散出另一股雌臭;那是和希莉亚一样闷了整天的女阴,气味随着肉体的兴奋
浓烈了起来。希莉亚空着的左手摸向主人的阴唇,轻轻翻开,食指弯曲着插入尚
且乾燥的阴道。

受到双重刺激的主人开始按捺不住,亲吻起希莉亚的蜜穴,两手在彼此乳肉间游移。希莉亚则全身贯注於口交,她刻意挤出唾液制造水声,室内安静得只
有主仆俩的声音,这让她的口交声变得十分清楚。

效果很快地反映在一向持久的主人身上。姑且不论主人是否放水,或者真的闷久了想好好宣泄,希莉亚收到主人的触摸暗示,便加快吸吮好帮助主人冲刺。
反覆持续了一分钟后,主人开始挺腰摆动,希莉亚便吸紧主动抽插起来的嘴中物、抠挖着主人温暖的肉穴,直到充满侵略性的肉棒在她口中射精。

「嗯咕……!」

主人今天的第一发精液浓密黏稠地射在希莉亚柔软的舌腹上,有些喷向嘴腔,有些直入喉咙;希莉亚吞下喉咙附近的精液,含住剩下的浓精慵懒地吸吮着
动作迟缓下来的肉棒。

「呼咕、呼噗、啾咕、啾噜、啾噜……」

吐完精的阴茎犹如放气的皮球般垂软着,却没有退缩之意,继续任由舌头与嘴腔压力施加刺激,并在数十秒后重新勃起。

希莉亚松开再度呈现战斗态势的阴茎,正嗅着湿淋淋的龟头时,忽然一阵天旋地转,她被主人反过来压在床上。主人吐了口口水在她私处前,以手指粗鲁
地将之往内推抹,接着转过身来正对着她,一手轻压她无毛的耻丘,缓缓将湿热
的肉棒推进紧密闭合着的阴道里.

「啊……!」

主仆俩一齐喊出呻吟,主人试着动了几下,掌握住希莉亚的反应后,便伏了上来亲吻她那还残留精液腥味的双唇。

「啾……啾……」

交合的愉悦透过舌头与阴茎传来,苏米亚放任希莉亚的肉体灌满她的思绪,决意将今夜奉献给情欲满溢的戈尔基宫.

[ 本帖最后由 clt2014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