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米亚战歌】第一章10作者indain

字数:6748


第一章「俄军出击」#10

西元二一五四年的最后一天,世界各地的人们或激昂、或沉重、或恐惧、
或平静地迎来最后的二十四个小时.

波兰.

继卢布林败战后,波兰北方及南方省份迅速失守,国防军集中於正面战线
的谢德尔采、加尔沃林、奥特沃茨克亦相继沦陷;精力充沛的俄军轮番猛攻华沙,国防军和协防部队顽强抵抗,勉强在新年前保住了华沙的第二道防线。然而波兰军的战机、飞弹和重炮已在防卫战中消耗殆尽,即使补给物资源源不绝地涌入,将士们都知道这首都已经无法再抵挡机甲军团的总攻势了。

波罗的海。

俄罗斯佩娜蕾雅舰队打破与大英第四舰队及波兰海军的僵持,在华沙之战
爆发的当下,全力向大英与波兰海军开战。俄军战机编队避开斯堪地那维亚禁航区,冒险朝波罗的海中央突进;由於波兰陆军的对空飞弹几乎耗尽且余量必须用於首都决战,无法提供支援,空防战力主要依赖第四舰队的舰载机. 然而,受到俄空军两个师级规模的战机连番强袭,第四舰队的防空网终於还是在短时间内遭到突破,舰队损伤惨重,遂放弃波兰海防线、撤退至德国海域。波兰海军遭到实质上的全灭,仅有一艘驱逐舰负伤撤离.

亚美尼亚。

面对土耳其安那托利亚军大肆进犯,亚美尼亚军败了一阵后转以加强叶尔
温战线的防禦,但首都叶尔温仍在平安夜攻势下失陷;多数正规军被歼或投降,仅有不足万人的部队望东北撤退。土耳其军队兵分五路佔领亚美尼亚各个省份,尽管亚美尼亚政府坚决不肯投降,却没了夺回国土的力量。对於俄罗斯军队聚集於新乔治亚、亚塞拜然军队集结边境,而两支军队却都不伸出援手的窘境,总统瓦尔托希表示:「极度悲愤,仍相信北方的盟友。」

黑海。

俄罗斯卡秋莎舰队高度戒备土耳其海军但未开战,仅以炮击舰针对亚美尼
亚境内的土军进行轰炸,持续地向土耳其海军挑衅。土耳其海军亦绷紧了神经,可是在地中海方面,由俄罗斯海军教练团、海军退役将领担当顾问的叙利亚海军蠢蠢欲动,而伊斯坦堡海峡又有革命卫队阻挠,使得土耳其海军无法集中对抗俄军,仅是严加警戒。

巴尔干半岛.

大英联军义大利亚利耶塔机甲师、希腊第二十机甲师等精锐部队於塞尔维
亚中部会师,而后前往罗马尼亚边境与俄军第八军团发生战斗. 由於义、希及北约三方协调不足,空援无法完整发挥,联军在序战中吃了记败仗。俄军三个军团开入塞尔维亚,以优势兵力包围据守弗尔沙茨的联军,冒着空袭展开强攻。亚利耶塔师数度击退俄军攻势,希腊师防线却渐渐失守,最终导致弗尔沙茨沦陷,后撤至贝尔格勒。俄军如溃堤般涌进塞尔维亚,兵分二路,同时攻打苟延残喘的联军部队、袭击匈牙利边境警备队。

君士坦丁堡。

拜占庭革命卫队宣佈佔领此地至今,小规模暴动频传,土耳其正规军亦多
次策划夺回失土。然而无论安内还是对外,革命卫队的地位都不曾被动摇. 这批部队从最初的三千人扩展到一万名兵力,她们大量配备西欧诸国淘汰的装备及飞弹,军备之完善引发各国忆测. 德制枪械、英制弹药、法制飞弹,再加上近两千万土耳其公民做为人质,使得正在东方边境开战的土耳其正规军无法对此地发动大规模攻势,几次横渡海峡的特种作战都被革命卫队击退。

巴伦支海。

俄罗斯北方舰队在上个世纪的战略目标改变中,改採消极的沿岸防禦策略,
大部分船舰转编到太平洋舰队以强化对美国亚太佈署以及对中国海军的对抗力量;十五年前始,俄罗斯与大英关系加速恶化,边境冲突不断扩大,太平洋第四舰队为了战争准备而回流摩尔曼斯克,重新壮大北方舰队的战斗能力。如今,随着英国潜舰於挪威海中立海域进行侦察任务,北方舰队亦进入战争态势。

然而,正当欧陆情势风起云涌之际,神圣俄罗斯帝国沙皇暨俄军三军元帅
却下落不明,为即将迎来新年的莫斯科皇室增添了变数──

§

「宝贝心肝哪。」

「是?」

「一次!」

「免谈。」

「呜呜……一次就好嘛!」

「免谈。」

「那不然用嘴……啊,手也可!」

「免谈。」

「呜呜!可是可是!宝贝心肝这么冷漠,再美丽的花朵都会伤心地枯萎唷


…?」

身穿便衣与白袍、坐於堆满各式文件的书桌前那位宝贝心肝──安娜贝儿
无言抬头,望向书房一隅站着两排共十名女仆之处。女仆们面前原本该是实木书柜的地方放了张大双人床,躺在床上的说话者正不断地将周遭渲染成淫魅慵懒的氛围。

鼻腔内黏附着两个多钟头前开始维持相当浓度的体液味,一股结合尿骚味
与精臭味的浓厚气味,这味道加上视线捕捉到的对象,并未挑起安娜贝儿那挂在面无表情的脸蛋上头的细眉。她看着即使保持沉默也忍不住持续污染旁人的说话者──确切来说是裸着身体抱紧瘫软在床的亚美妮亚、不停地奸着粉色佳人的这个动作污染了女仆们白净的脸蛋──以和方才如出一辙的平淡口吻说道:

「帝母大人的玉体,根本不会枯萎吧。」

「怎么这样说嘛!朕可是……呀!等一下唷!」

紫罗兰色床铺上唯一还有力气开口的银发女子垂下头去,无视胸前两团大
到夸张的乳房所形成的阻力,掐紧亚美妮亚满是抓痕的腰部便加速抽插。

「哈啊……!哈啊……!小亚美,再来一发啰!」

「……」

披头散发的亚美妮亚虚弱地喘着气,射向主人桌脚的双眼空洞泛泪,双颊
却红润得不像话,口水和鼻涕伴随剧烈摆动的身子凌乱滴落於床上。

「小亚美!夹紧、夹紧!噫……!朕要射了……要射了!」

「……呃!」

快感与痛楚以紧密结合的性器为分界点,满溢的快乐透过猛烈撑开湿黏阴
道的肉棒回流至侵略者的身体,混合着射精快感与征服的充盈欲激发一道绵长的呻吟;虚脱中的疼痛则随着浓白腥液贯通黏臭的子宫颈、注满微涨的子宫,进而席卷腹部一阵闷痛的亚美妮亚。

「哈、哈啊啊……!小亚美的肉穴……!」

射精尚在持续,银发女子脆弱化的玉根正兴奋地涨潮,她却没有放松身体
享受高潮,而是以略慢的节奏咕滋咕滋地戳顶着亚美妮亚放弃抵抗的子宫颈.
亚美妮亚感到白液灌入她虚弱枯瘦的内里,龟头牢牢地塞住她唯一的孔洞,
白里带黄的精液充满她套娃般的空身,再透过袭上背部的热暖体温将她整个人包覆起来。

她失去力气的身体任由侵犯者奸淫与拥抱,粉红色可爱的阴毛湿糊成一团,
阴蒂勃起又消退好几遍,外翻的阴唇间吸吻着一根手臂粗的粉白肉棒。

这根阴茎和她嚐过的市售品不同,不会假惺惺地射精后依然挺得像块木头
;也跟梦里的肉棒不一样,不会射完后立即消气。陷入体内的阴茎──阿芙柔黛蒂计划实验品第一号?沙皇专用型──射精时间连同射精后勃起大约可维持三十秒,而挺着这根老二的银发女子完美地运用此一特性,使亚美妮亚无论置身疼痛还是快乐,都能尽情在最高峰享受着感官的刺激。

一旦嚐过被这根肉棒干到高潮的滋味,即使现在只感觉到疼痛,虚脱的身
体依旧产生了欢愉的错觉.

体内的阴茎射精结束但仍十分膨胀时,喘息声渐渐明显的亚美妮亚彷彿正
欲高潮,但其实她的下半身根本没有高潮反应。

银发女子面色红润地抱着怀里的肉欲玩偶,射精连带使得那对胸围达一二
八公分的无敌巨乳跟着不间断地流出母乳,乳汁带着汗液将两人侧躺处黏成一片甜腻,随后自亚美妮亚私处流下的精液也加入战局。

待阴茎开始萎缩,银发女子才从愉悦的恍惚中回过神。她意犹未尽地抽出
半软的老二,对着怀中美人湿滑的穴口蹭了蹭,改道挤向那松脱到一塞便轻松进洞的肛门.

亚美妮亚的后庭平时相当紧密,不过今天已被她连续奸了三个钟头又三个
钟头,括约肌轻轻一推就贯穿过去,沾满肠液与精水的直肠热呼呼地含吻住很快又重新勃起的阴茎.

银发女子──安娜塔西亚魅笑着调整好插姿,便撑起上半身,一改适才的
淫色,转而露出淘气的笑容向一直盯着此处的女儿撒娇道:

「宝贝心肝!考虑怎么样!」

「免谈。」

安娜贝儿斩钉截铁地应道,理所当然引起更加甜腻的讨价还价.
「哎──唷!就一次嘛!让朕轻轻地戳一下宝贝心肝的小蜜穴……」
「免谈。」

「不、不然让宝贝心肝插朕吧?这样好像也很不错呢!」

「免谈。」

「哈啊啊……!朕的宝贝心肝就连冷淡拒绝也别有一番风味呢!你看你看,
朕的母乳可是兴奋地流不停唷……?」

亲生女儿面无表情地注视下的那对巨乳,正如同发情的女帝所言那般,两
颗肥满翘挺的美丽乳头各自衔着一条乳白色的细流,不时还有丰沛过头的奶水形成乳色水柱喷射出来。

香汗淋漓、奶香四溢的女帝让一旁女仆们全都染上难以掩饰的红潮,暖呼
呼的甜蜜腥气充斥整座书房,唯独沾不上正在办公的亲生女儿。

沉默片刻,安娜贝儿维持一贯的冷静态度说道:

「免谈。」

「咦──!宝贝心肝看了这么久,竟然没有一丝丝想抱朕的冲动?」
「没有。」

「为什么呢?为什么嘛!难不成要朕下御令,宝贝心肝才肯乖乖就范!」

「免谈。」

「咦咦──!连御令也不行吗?御令唷……违抗的话是死罪唷!」
「免谈。」

「咦咦咦咦──!居然连御令也无视!呜呜……宝贝心肝太绝情了……没
办法,朕只好用小亚美的肉体来疗伤止痛……」

「请。」

惨遭亲生女儿拒绝的安娜塔西亚戏剧性地演了一段,随后就将楚楚可怜的
情绪抛诸脑后,沉溺在股间的激昂中、抱起依旧瘫软的亚美妮亚继续享乐。
安娜贝儿若有所思地看着交合的两人,为帝母大人过剩的精力敬佩不已,
同时不禁同情起三个钟头前还活蹦乱跳的亚美妮亚。

公事继续处理了段时间才告一段落,换算成帝母大人不死心的邀约是四次,
以「免谈」来计算是三十九回,具体来说则是九十分钟左右。

安娜贝儿召来书记团做最终确认,以夏洛特为首的四名书记官事先已知神
圣女帝正在主人的书斋做客,但没想到会见到赤身裸体还性致勃勃地翘着肉棒的陛下,甫一进门就被那冲击的景象吓得呆立在原地。

「陛、陛陛陛陛下!」

「夏洛特,请进,抱歉让你看到不该看的东西了。」

「啊,殿……殿下!您的措词应该再更婉转一些!」

「就是嘛就是嘛!宝贝心肝都不对朕温柔点,俄罗斯会哭泣的唷?」
「快进来吧,夏洛特。请将上唇与下唇并在一起,帝母大人。」
「是……是的……」

「嗯呜呜嗯!嗯呜……」

没有直接说出闭嘴两个字算不算是「温柔点」的表现呢?夏洛特因为还处
於轻微的冲击中,并未多加思考这件事;她身后的波洛诺娃瞪大了双眼紧盯陛下的玉体,也没怎么思考;排在第三位的凯莉忙着回避整室腥臭而无暇动脑;身居末席的艾萝自告奋勇担起前辈们留下的重责大任,给予皇女殿下的表现打了笔满分成绩──然后跟着波洛诺娃一起留连忘返於女帝的梦幻巨乳。

安娜贝儿见众人心神不宁,只能换个地方再说,於是领着书记团离开了书
房。

「帝母大人,晚餐时候再见。」

「嗯呜呜呜!嗯呜!」

「您可以把嘴张开了。」

「宝贝心肝!一次!」

「您还是闭嘴好了,帝母大人。」

「嗯呜嗯呜……」

据晚餐时候的女仆报告说,神圣女帝在那之后一直乖乖地没有张开嘴,直
到晚餐方才开口。安娜贝儿无言领受这项充满政治宣传风格的报告,默默在心中将该名女仆从安全名单上划掉。这已经是帝母大人俘虏过去的第五个女仆,想不到这间皇女宅邸的防备竟然如此薄弱。

亚美妮亚在为时半个钟头的休养过后,尽管身体依然衰弱,精神状态倒是
恢复不少。晚餐时间她已经能回到主人身边,整个人却显得憔悴。

在这场梦魇会议暨晚餐宴会上,安娜贝儿的心腹们全部出席:骑士团长亚
美妮亚、亲卫师团长赫夫诺娃、佐莎妲四姊妹、书记长夏洛特、首席女仆长斯特妮卡、次席女仆长柳德米拉。值得一提的是,佐莎妲四姊妹出乎众人意料地洗了个好澡、香气迷人地赴宴,这在第三皇女宅邸中可是堪比世界奇观的大事。
按往常会议模式,安娜贝儿将今日整理完毕的报告依序向安娜塔西亚做口
头简报。佐莎妲四姊妹在旁提供补充说明,尽管她们的补充往往会发展成别人听不懂的长篇大论。安娜塔西亚一边享用晚饭一边接收报告,乍看之下似乎漫不经心,实则对答如流。

本期报告只有梦魇内的研究资料,近半年来也不再有国外技术领先的风声,
因此负责特种作战的亚美妮亚、赫夫诺娃只管吃她们的东西就对了。安娜贝儿思绪清晰、条理分明,通常也不需要夏洛特提点. 佐莎妲四姊妹随时都能相互接续彼此的言语及想法,边做技术解说边吃饭也不成问题. 至於斯特妮卡和柳德米拉呢,基本上只需在微笑之余以眼神向随侍女仆们下达指示即可。总的来说,心腹们个个是乐得轻松。

由於神圣女帝到访的缘故,本来一向从简的饮食连跳三级,对不那么在乎
体重的赫夫诺娃来说简直就是天堂。她身旁的亚美妮亚则是没那个闲情逸緻享受餐点口味,只顾着多吃些补充体力,好应付每晚必定虚脱的床事。

不过说也奇怪,亚美妮亚的体力虽然没有一些部下来得厉害,倒也有自信
强过一般人;身为主人的女奴,在性技方面也有着相当程度的实力。可是呢,对手换成神圣女帝的话,这一切彷彿都变得没有意义了。

最高级人工阴茎.

阿芙柔黛蒂计划实验品第一号。

根据帝都方面的研究报告,这玩意要比梦魇中的阴茎更耐操些,在不影响
精子品质的情况下,每日射精可达三回。单日极限的前提下,射精可达十五至二十回,再来便是无精液高潮。而依照安娜贝儿所做的改良型实验,将一日分为四个小时休息、二十个小时做测试的情况,则射精次数可上修至二十三回误差两回内、总精液量在一百毫升误差百分之十五内。

亚美妮亚很想相信帝都与主人的专业性,以她的能耐要应付如斯产物并不
困难.

问题是,神圣女帝的异常体质根本就不受研究与数据的拘束。这也是为什
么亚美妮亚每晚……或该说每次给女帝抱上床都必定虚脱的缘故。

虽然很伤脑筋,也只能趁休息空档赶紧补充体力了……

「对了对了,宝贝心肝呀!朕有个提议!」

「免谈。」

「咦咦咦──!朕什么都还没说耶!」

「跟我身体有关的一律免谈。」

「呜呜……!」

天天吃闭门羹又懒得学教训的女帝似乎真的很失落地仰天惊呼,低胸华服
很是勉强地托住的皇室双峰软绵绵地垂软在餐桌上,引来赫夫诺娃、佐莎妲和柳德米拉的六重注视。在那分别充满了色欲、求知欲和艺术观点的视线中,呈现出三种面貌的女帝淘气地鼓起腮帮子,朝悠闲吃着炸牛排的女儿说道:

「哼哼!不要就拉倒!相对的,你要答应另外一件事唷!」

「说说看。」

「叶卡捷琳堡连同兵权,整个拿去吧!」

「……啊?」

那既非玩笑,也非工於心计的试探。女帝的声音正如她纯粹的笑意,带出
一句简单直白到反而令每个旁人生疑的命令。

叶卡捷琳堡──俄罗斯尖端技术云集的后宫所在地,亦拥有中央军区训练
精良、武装完备的一百三十五万大军。

技术优势自不在话下,有了这股兵力,在各地俄军出击的当前,东取亚库
兹克、南取基辅、西取明斯克皆不成问题.

然而……

「我拒绝. 」

心腹们才刚消化完女帝抛出的讯息,立即又露出讶异与不解的神情。女帝
本身倒是一副没什么大不了的语气说:

「不要的话,就乖乖陪朕睡觉觉啰?」

「免谈。」

「哎!睡觉觉跟叶卡捷琳堡,一定要选一个啦!」

「帝母大人。」

「嗯哼?」

「您对其她皇女做过以上要求吗?」

女帝含住手指作势思考,其实根本就不需多想,答案是没有。
「嗯!没有!这是宝贝心肝的特权唷!」

安娜贝儿以纸巾擦拭唇瓣的油光,继续问道:

「原因是?」

「那还用说,因为宝贝心肝是朕的亲生女儿呀!」

「皇姊妹们不也是一样?」

女帝摇了摇头.

「你是朕怀胎所生,和那些妾生的完全不一样唷!」

安娜贝儿先是一愣,很快地以叹气掩饰对这始料未及的答覆带来的冲击。
虽然说帝母大人总是很随兴所致,这等大事当着众人面前说出口也太……

「呀呀呀!你们大家听好,这件事说出去就屠灭三代、三代再三代唷!」

现在才补充太迟啦……

「……亚美,让我们独处一下。」

「是、是的,主人。」

亚美妮亚谨慎地起身,众人也跟着放下餐具,有条不紊地随走路有些摇晃
的骑士团长离开餐厅. 门扉阖上,安娜贝儿立刻又逸出好长一声叹息。

「帝母大人……」

「嗯──哼?」

「您爆料也该看场合……」

安娜塔西亚笑嘻嘻地啜饮长身杯中的葡萄酒,口含酒香打趣着说:
「这下宝贝心肝没话说了吧?晚上一起睡觉觉嘛!」

「不,既然知道我是您怀胎所生,您这辈子就别想抱我了。」
「咦……为、为为为什么?朕会好好地爱着宝贝心肝唷?跟那些妾不同,
会把你当成跟莉丝同样重要的女人唷?」

「帝母大人……」

这句话是认真的吗……?

把亲生女儿当成曾经的女人看待……

真噁心。

「呜哇!宝贝心肝刚才露出超级无敌厌恶的表情!」

「……胡闹归胡闹,请帝母大人别对我的痛处开这种玩笑。」
「啊呜……」

母女俩不约而同想起去年十一月在这间宅邸发生的事情,双方陷入短暂的
沉默。而后响起的是一道安娜贝儿最近才透过电视转播听到的、混有环境杂音的冰冷缓慢的女声:

「这两件事就暂且作罢,下令你的部队集合吧。」

「……」

「这是御令。」

「……我知道了,稍后就传令。」

妥协的旋律破碎成一个个撑起安娜塔西亚眉头的音符,仅剩三分之一杯的
葡萄酒向着安娜贝儿举起,深酒红色波面倾斜着映射出白金的光亮,在那片光彩后头的是一面虚情假意的微笑。

「神圣俄罗斯帝国万岁. 」

神圣女帝的声音含着果香,嚐起来却是辣舌的伏特加。

「朕万岁. 」

§

西伯利亚后备军区.

分佈於西伯利亚广大领土、名义上乃是以民兵及退役军人组成的俄军预备
部队。

西伯利亚政警预备队,五千。

中央政警预备队,两万.

北方政警预备队,四千。

远东政警预备队,三万五千。

西方政警预备队,六万.

南方政警预备队,十万.

战时编制步兵师团二十六个,总兵力达二十二万. 不受圣彼得堡皇务院管
辖、却拥有与之军事对等地位的第二政警军系统,正式动员的情况下被视为沙皇直属宪兵部队。

总司令官为──

神圣俄罗斯帝国第三皇女?安娜贝儿殿下。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