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妻可欣11作者水镜第捌奇

字数:6442


(11)妻子失约背后的淫秽真相(下集)

上文提到,我在可欣的手机中发现了来自她的上司——汶姊的胁迫讯息,而且那讯息还附有一段可欣被忠叔和东叔两个清洁工轮姦的影片。。。。。。我还从影片的内容中还获悉了这一切倶是汶姊的阴谋,汶姊怨恨可欣破坏她盗卖公司货物的计划,所以指使忠叔兄弟轮姦了可欣,并且把过程拍下了影片企图以此胁迫可欣在以后配合她的计划。。。。。。而在影片播放到一半的时候熟睡的可欣却突然醒来,令我暂时未能看到影片的后半,但我依然能把那影片複製到我的手机。。。。。。之后可欣收到某人的电话后便立刻外出与那个人会面,无法放心的我也从后跟踪了可欣。。。。。。

****************************

我尾随着可欣来到她公司货仓的楼层,接着她推开了防烟门进入了后楼梯,那裡正是她与那个人约定会面的地方,但我可不能跟着她推门进入后楼梯,那样的话我立刻会被可欣发现。

我决定在另一端的楼梯跑到上一层,然后绕到可欣所在的位置,由上而下的观察可欣跟那人会面的情况。

我到达了可欣所在位置上层的梯间,从这裡向下望看到身穿白衬衣跟黑色短裙的可欣站在楼下的梯间,似乎那人还没有出现。

又过了一会儿,有人推开防烟门进来,那人原来是东叔,但可欣见到东叔的表情似乎相当愕然,约她的人难道不是东叔?「怎么会是你?你那个大哥呢?」
听可欣这样说,约她来这裡的人应该是忠叔?「我哥他是不会来的了,他也真是太笨了,竟然想把那东西无偿交给妳,所以我令他暂时动不了,小骚货你想要那东西的话,就要答应我的条件,我可没我哥那么笨。」

东叔边说边猥琐的上下打量着可欣全身。

「我不管你大哥会不会来,既然你这样说了,你自己说,什么条件才会交给我?」

「嘿!老子还能有什么条件?现在我两兄弟明天就要落跑了,对我们来说最稳妥的还不是钱嘛!一口价十万块钱!那东西就是妳的!」

妈的!那东西会是什么呢?竟然可以逼得可欣出来跟他们兄弟见面,现在东叔还索价十万块来交易,那东西会是可欣昨晚被轮姦的影片吗?「你神经病!我那来的十万块?」

「小骚货妳别装蒜了!像妳这个高高在上的营业主任拿个十万出来只是小事一桩吧!就算妳没有妳老公也总会有嘛!妳跟他要不就有了?」

「我真的没有这笔钱!你不肯把那东西给我就算了!现在你就给我滚!不要给我再见到你!」

「哎!小骚货妳别这么冲动,妳付不出钱也不打紧,我还有别的选择可以给妳挑的啊!」

「什么选择?」

「很简单,我想妳今晚来我那裡陪我一个晚上,老子真的捨不得妳那骚到进骨子裡的身体。。。。。。」

妈的!东叔他竟然边说边一手把可欣搂进怀裡,而另一手在她胸前乱摸。。。。。。
「你干什么。。。。。。?快给我停手。。。。。。!」

但东叔不但没有停手的意思,而且还开始解掉可欣那件白色衬衫的钮扣,同时把他那张臭嘴凑近可欣想强吻她的小嘴。。。。。。天啊。。。。。。我该出手了吗?但贸然冲出去就等如要跟可欣坦白一切了。。。。。。还好当我犹疑不决的时候情形又起了变化,可欣她突然有了不知那裡来的力量把东叔推开了,而且还顺势「啪」

的一声在他脸上甩了一巴掌,被推开的东叔则掩着被打的左脸继续向可欣淫笑着。。。。。。「小骚货妳自己想清楚,昨晚妳全身上下都给我兄弟俩玩遍了,妳上下两个口也给我们操遍了,现在只不过是再服待老子一晚妳就可以得到汶姊的痛脚实在是划算得很吧!再说。。。。。。」

什么?汶姊的痛脚?那东西就是汶姊的痛脚吗?这样看来那东西又不像是可欣被轮姦的那段影片。

「你闭嘴!不要再提昨晚的事!我是不会答应你的!你别妄想可以再碰我!
现在你就给我滚!「

情绪激动的可欣边说边伸手指向防烟门。

「好好!我滚,老子我现在就滚,不过小骚货妳要知道,过了今晩妳就没机会翻盘,要一生人都受制于汶姊了!如果今晚之前妳改变主意,就自己过来找我,我现在的藏身地点妳应该在昨晚就听汶姊提过了,妳该不会忘了吧?哈哈!」
「滚啊!」

歇斯底里的可欣再下了逐客令,她双眼通红,似乎快哭出来了。

「嘿!」

东叔丢下了一声冷笑,便迳自从防烟门离开了,只留下可欣一人在后楼梯啜泣。

妈的!不可以跟丢了东叔,听完他刚才和可欣的对话我知道他两兄弟手上似乎有某样可以威胁到汶姊的东西,现在我管不了那东西是什么,我只知道一定要跟着东叔回到他们的藏身地点,到时威胁也好动武也好,我也要叫这两个老淫棍把那东西交给我。

因为可欣还在楼下啜泣着,我只能够回到上一层等电梯回到地面,妈的你这臭电梯给我快点,不可以让东叔给熘掉了啊!到了地面我跑到街上四处张望,还好东叔还未走远,不过只见他走不了几步,便在我不远处向马路伸出了手。。。。。。
接着有辆的士停在他身边,他立刻打开车门上了车,不好了。。。。。。

我连忙四处张望看看四周有没有其他的士,惨了,停在四周的只有私家车而没有半辆的士,在我徬徨无助四周张望的时候载着东叔的那辆的士已经走得远远,不可能追到了。。。。。。妈的!如果我自己有辆车那该有多好。。。。。。我从来没试过像现在般那么恼恨自己没有私家车,他妈的。。。。。。!。现在要怎么办才好?东叔兄弟手上的「那东西」

是解救可欣的关键,但现在给东叔熘掉了,真是只有天晓得我可以上那裡去找到他。。。。。。难道只有靠可欣再委屈一次,主动跑上门给东叔淫玩一晚,才可以换到「那东西」

吗?妈的!不可以!不可以这样做的!不过就算我有十万个不愿意,也不代表可欣她也不愿意。

虽然她刚才已经严词拒绝了东叔的这个无耻要求,但也难保可欣思前想后之下还是会去找东叔。。。。。。等等。。。。。。若真的是这样,我跟着可欣不就是可以找到东叔了吗?不!那也行不通!若我跟着可欣找到东叔之后我又可以怎么办?立时现身阻止那丑恶的交易?但这样一来岂不是让可欣发现我也知道她昨晚被东叔兄弟轮姦的事情?这样可欣她一定会崩溃掉的。。。。。。我很明白,她最不愿意的就是让我知道她被别人侵犯了。。。。。。可是现在还有什么办法是可行的呢?若果要制止事态恶化下去,就真的只剩下把东叔兄弟手上的「那东西」

抢过来一途了,而现在又只有可欣知道那两个老溷蛋的行踪,那么只有最后一个办法,就是我现在上去找可欣向她坦白一切,然后请她假意答应东叔的要求,再让可欣把我带到东叔那裡,迫他把「那东西」

交给我们,这是我能够想出出来的最后一招了。。。。。。。但这世界永远是知易行难,我现在上去找可欣这么一讲,会有什么后果真的是谁也说不准,以我对可欣的了解,她第一个反应会是失神呆在当场吧。。。。。。我又可以说些什么去安慰她呢?搞不好的话她甚至会连我也抛弃掉远走高飞,到一个完全没人认识她的地方去。。。。。。要是真会演变成这样的话,失去可欣的我也不知该拿什么支持自己活下去了。。。。。。在我胡思乱想之间,我已经来到了可欣的公司门口,由于今日

是假日

,在她的公司应该没有其他人吧,这样也好,待会儿我向可欣坦白时也没这么多顾虑。。。。。。我的手指停在门铃前就是按不下去,天啊这种紧张感。。。。。。记得上一次有这种紧张感是差不多两年前跟可欣表白时的事了。

按吧。。。。。。逃避也不是办法,我终究还是按下了门铃。。。。。。咦?不对!我不应该这样做的!我突然想起自己遗漏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听见可欣那轻盈的脚步声慢慢接近。。。。。。不可以让她看到我!我连忙转身跑向后楼梯,再推开防烟门往下跑了几层,回头确定可欣没追上来我才敢停下来。。。。。。妈的!我怎么会完全忘记了那段可欣昨晚被东叔二人轮姦的影片!既然东叔刚才说汶姊昨晚有提过他们二人现在的藏身地点,所以那段对话极可能会出现于那影片之中!还好我及时想起来,否则就可能要铸成大错了。。。。。。既然如此就事不宜迟,但我也不能在这裡观看那影片的后半部份,于是我离开了这幢大厦再到了附近一个商场,然后在商场的洗手间随便进了一个厕格,关妥门后再把耳机连接到手机上,这样便可以确保外面不会听到影片的声音。

现在我真的很庆幸刚才在家裡有趁机偷偷把那影片複製到自己的手机裡,否则我现在就真的只能够跟可欣坦白一切才能拯救她了。。。。。。罢了,多想无益,还是别浪费时间,我又再打开了那段影片,然后跳略到下半部份开始播映。。。。。。
「唔。。。。。。救。。。。。。唔嗯。。。。。。喔唔。。。。。。」

伴随着可欣被强制口交的闷哼声,在我眼前又重现了那个既令人髮指但又极度刺激兴奋的情景。。。。。。在沙发上仰卧着而且一丝不挂的可欣,她那蔓妙如艺术品般的雪白娇躯和那两个正在侵犯她的丑黑老汉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我看见小嘴被捅了紫黑色大肉肠的可欣,她双手地拼命想推开强迫她口交的东叔。。。。。。
而同时她一双泛着泪光的美目却瞪着正在抽插她小屄的忠叔,两条被忠叔分开的玉腿在半空中乱踢着,那双雪白脚丫的十隻玉趾时而收紧,时而扩张,究竟这是代表感受到痛苦。。。。。。还是快感?当然我老婆那双34C的雪白双峰也没能逃离厄运,疯狂抽插着可欣的忠叔低下头去贪婪地用他那张臭嘴时左时右的吸吮着可欣那一双细緻的浅褐色乳头,而享受着可欣小嘴套弄他野那根阳具的东叔,也像不甘后人般伸出左手乱摸我老婆那双浑圆的北半球,但他的右手依然死死的按住我老婆的头顶,不让她的小嘴逃离他那条大肉肠。

这时影片中除了可欣边被插边被迫口交的「唔唔。。。。。。嗯嗯。。。。。。」

声,还传来了她的手机铃声,打来的人应该是我了。

虽然铃声不断响着,但忠叔和东叔两人忙着抽插我老婆上下两个屄固然是没有理会了,而这时候东叔的呼吸粗重兼且急促起来,同时他左手不再在可欣胸前佔便宜,反而是双手紧紧抓着可欣的头再前后摇动,使他那根噁心的东西更加快速的抽插我老婆的小嘴。。。。。。「唔。。。。。。!不。。。。。。嗯嗯。。。。。。」

已经远远不是第一次被男人强迫口交的可欣应该是知道东叔差不多要洩了,她无暇再顾及正在冲击她下体的忠叔,这时可欣一双泛泪的美目狠狠盯着东叔,一双玉手不断拍打着他那肥肿难分的大腿和腰腹,同时拼命把头扭开想吐出东叔的肉棒,可惜这些都不能改变她接下来要被口爆的命运。。。。。。「呜哇妈的。。。。。。
这小骚货好会吸。。。。。。好爽。。。。。。要去了。。。。。。要洩了。。。。。。」

「唔唔。。。。。。!唔喔。。。。。。咕噜。。。。。。咳。。。。。。
嗯。。。。。。咕咕。。。。。。「

东叔话音刚落,可欣那被迫口交的闷哼便夹杂了一些水声。。。。。。接着她双眼瞪得老大,同时她那张还塞着大肉肠的樱桃小咀在咀角处有些白浊液体正在渗出来。。。。。。看来东叔射了很多进我老婆嘴裡. 。。。。。不过,在这个淫靡的时刻,我来电的铃声还是响个不停。。。。。。「嗄。。。。。。好爽。。。。。。
来吧小骚货!全部给我吞掉!」

妈的!东叔还是抓紧可欣的头不让她把肉棒吐出来,看来这溷蛋一定要我老婆咽下他的精液才肯罢休。。。。。。「东叔你先别这样,我有一个更好玩的点子。。。。。。」

沉默良久的汶姊开口了,她拿起了可欣那还是不断响着的手机,然后递到了可欣面前。。。。。。「小贱人!来跟你老公说两句吧!」

汶姊说罢便接通了我的来电,再把可欣的手机放在她的耳边,同时东叔也不情不愿地把他那根已经半软的肉棒从可欣嘴裡抽出来,但他的右手依然抓着可欣的头,不让她躺到沙发上,而同时忠叔依然继续抓着可欣的纤腰抽插着她的小屄,想不到他的战斗力比他弟弟还要强。。。。。。「老。。。。。。老公?。。。。。。
喔。。。。。。」

天啊!我老婆那两片水嫩粉红的樱唇一重获自由,立即有大量白浊色的秽液从右边嘴角倒流出来,然后那些秽液都滴到了她正在晃动的右乳上,接着又煳满了乳头,最后那些秽液在可欣的雪白右乳上凝结起来,成了一滩反光的白浊精污。。。。。。
「不。。。。。。不要过来。。。。。。我没事。。。。。。喔。。。。。。我只是有点。。。。。。不舒服。。。。。。我再打给你。。。。。。」

可欣跟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咀角还淌着小许东叔的精液,而且她同时还要忍受着忠叔的抽插不能叫出声来。。。。。。「好。。。。。。老公你等。。。。。。喔。。。。。。唔。。。。。。嗯。。。。。。」

他妈的,东叔这时竟然一手抢掉可欣的电话,接着再把他那根沾满了精液跟口水的半软肉棒再度塞进她的小嘴裡. 。。。。。然后他便把可欣的电话挂了线。。。。。
其实当时我也在胡思乱想可欣是不是被人强迫吃鸡巴了,但我真的万万想不到,可欣是刚被人口爆,咀角还淌着别人的精液跟我这个丈夫通电话。。。。。。而且同时她的小屄也被人抽插着。。。。。。真是超淫荡的情景啊。。。。。。「吃乾淨. 。。。。。小骚货妳。。。。。。给老子吃乾淨啊。。。。。。」
这天杀的东叔还意犹未尽,他继续抓着可欣的头强迫可欣吸吮他那根已经软掉了的肮髒东西。。。。。。这时候气喘如牛的忠叔似乎也到达了临界点,他抓着可欣的纤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并且低声的怪叫起来。。。。。。「唔。。。。。。
咳。。。。。。停下。。。。。。啊。。。。。。快拔出来。。。。。。

喔噢。。。。。。「

比起之前被东叔口爆,可欣似乎更抗拒被忠叔中出,只见可欣头一甩吐出了东叔的肉棒,再顺势推开了他,然后拼命地扭动纤腰和乱踢着一双粉腿,似乎可欣要尽最后一分力逃避忠叔的中出。。。。。。妈的!这时候东叔那溷蛋竟然帮他大哥按着可欣不让她乱动!凭可欣一个女儿家的力气要反抗忠叔已是不太可能的了,更何况现在又加上了东叔,现在我老婆只能边哭喊呻吟边等着被我以外的男人中出了。。。。。。在可欣那「喔喔。。。。。。啊啊。。。。。。」
的呻吟声和忠叔的低沉怪叫声之中,镜头忽然变成了可欣和忠叔交合处的特写,只见我老婆那两片肥美的浅褐色阴唇正在高速吞吐着忠叔那根紫黑色大肉棒,那大肉棒每一下抽插都从屄裡带出一些透明的爱液。。。。。。可欣她已经被姦上高潮了吗。。。。。。?「不要。。。。。。不要啊。。。。。。求你快拔出来。。。。。。不要再射。。。。。。拔出来。。。。。。啊。。。。。。!」
天啊!我知忠叔要在我老婆体内灌浆了。。。。。。在可欣的求饶声中忠叔停止了抽插,接着他那又黑又皱的肥大屁股不停抖动着,这样一直维持了数秒钟,然后忠叔才慢慢把他那条大肉棒从我老婆的小屄裡抽出来。。。。。。当忠叔那颗暗红色龟头从我老婆屄裡甫一离开,在那两片肥美阴唇之间的粉红色嫩肉有一些白浊色液体开始满溢出来。。。。。。那些噁心的浓厚白色液体肯定是多到我老婆的小屄完全承载不了才倒流出来。。。。。。渐渐那些秽液越流越多,流到沙发上成了一滩白煳煳的小水面。。。。。。这时画面晃动了一会之后我看见饱受摧残的可欣双眼无神的躺在沙发上娇喘着,而忠叔与东叔二人则站在沙发边喘息着。

影片来到这裡已经快要完结了,怎么还没听见汶姊提起这两个禽兽兄弟的藏身地点?难道是我失算了?「好了!拍到这裡已经足够威胁这小贱人了,我要先走了!你两个慢慢玩吧!」

这时响起了汶姊的声音。。。。。。不好了,这影片结果还是提供不了任何线索吗?「喂汶姊妳先别走!妳给我们兄弟安排的藏身地点在那儿啊!现在我们已经不能回家了!」

忠叔的提问一下子成了我的救星。

「哎你真麻烦啊!之前不就说过了么?那裡不就是。。。。。。」

接着汶姊说出了一个地址,那裡不就是接近市郊的一个残旧街区吗?我知道那裡龙蛇溷集,不过忠叔兄弟要在明天落跑的话,那裡又的确是一时藏身的好地点。

「好啊汶姊,太感谢妳了!哥啊!我们快争取时间多玩这小骚货一遍吧!这次我们交换位置!」

东叔说罢又再对沙发上的可欣上下其手。。。。。。「不要。。。。。。快停手。。。。。。我饶不了你们。。。。。。」

没等可欣说完,影片便结束了。

这时我把影片倒回可欣被口爆之后再被中出的部份,再套弄起自己那根硬如铁棒的老二,之后我要怎么行动也好,也都得把这道攻心的慾火先洩了再说。。。。。。
(第十一集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梦晓辉音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下一篇:恶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