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的援交33-34作者小鸡汤

字数:5141

《三十三》

每个父母都希望满足子女的要求,无论那些要求是多么不合理,亦无论那些要求是否自己能力范围,只要孩子提出,便一定想给他实现.

「抱歉,请问有没双人房,我们没有预约. 」米老鼠乐园相连有两间酒店,我们到了其中一间询问。游乐园的人客众多,但住宿还不算爆满,以没有折扣的正常价格拿了双人房间.

「二千五睡一晚,会给妈妈骂惨啦。」雪怡脸露担心,我满有信心笑说:「没事,我跟别个女人去酒店你妈肯定生气,跟宝贝女就没问题. 」

「爸爸跟别个女人开房就只是生气?是剪你啊。」雪怡把手指作较剪状,然后又在我耳边问道:「一场父女老实告诉我,爸爸有没跟其他女人睡过?」
我给女儿的不检点问题弄得尽失父威,呛着骂道:「你又乱说什么?我当然没有!」

「呵呵,爸爸好乖哟,今晚雪怡跟你睡的。」雪怡挨在我身边,语气风骚.
「小姐,麻烦把房间取消,谢谢!」

「不要啊,开玩笑!是开玩笑的!!!!」

拿到房间,因为已经九点半,距离餐厅打烊只有一个小时,为节省时间,我把雪怡带来的背囊寄存在前台,便和女儿先行去餐厅晚膳,享用那和老鼠一起用膳的奇妙晚餐。

「哗,是米老鼠!可以跟他拥抱,爸爸快给我拍照!」

「好好好,笑一个,老鼠先生麻烦不要抱那么亲热,这个是我女儿,还没出嫁的。」

「哗,爸爸你看,壁图中隐藏着很多卡通人物,我们一起来找找。」

「不如先吃饭吧,我们是来吃饭的。」

「哗,原来厨房可以进去参观,我们去看米老鼠厨师煮东西。」

「其实我是来吃饭的!」

结果这顿精美的自助晚餐我们只吃了二十分钟,承惠每位港币468圆正,是我人生中吃过最贵而时间最短的一餐。

「完全没有吃饱…」我狼吞虎嚥也是吃得不多。只是一切怨言,都随着雪那喜悦声线而变成满足:「我好开心唷,谢谢爸爸!」

作为一个新时代年轻人,大部份这年纪的女孩都爱洋化地称呼父亲为爹地,但雪怡从牙牙学语的第一声,到今天也一直没有改变地叫我爸爸。令我窝心之余,也倍感女儿仍是当年那个没有长大的小女孩。

「哗!好漂亮啊,连床单和镜子也是米老鼠的,爸爸,我可以哭吗?」吃完晚饭,去前台拿回暂存行李。我俩来到酒店房间,开门一看,雪怡又是那个感动得在擦眼泪的表情,原来可爱的卡通人物对女孩子真是那么大感染力的吗?
雪怡兴奋得摸遍了房间里的一事一物,更一扑到我怀里:「太幸福了,我觉得好幸福哟。」

被女儿那柔软的胸脯一压,我顿时手忙脚乱起来:「不用那么激动吧?别像个小孩,快十一点,妈妈看粤剧也回家了,我打电话给她说一声。」

「不!我要爸爸抱抱!」雪怡不肯把我放开,更在我脸上亲吻一口:「我爱你,爸爸!」

我尴尬得脸上涌起一股热流,勉强装笑道:「那我岂不是要多谢那老鼠,逗得好女儿说爱我了。」

雪怡放开缠着我的手,转身一抱床上的软枕:「是啊!我爱爸爸,但更爱更爱米老鼠!」

我不满哼着:「原来还及不上一只老鼠吗?」

雪怡回头笑说:「谁叫他那么可爱,如果爸爸这样可爱,我也会很有爱的。」
「哈哈,那算了,我宁可当一个人也不想做老鼠。」我从口袋带出电话致电妻子,听到我说要在游乐园的酒店留宿,老婆像早有所料的笑说:「就知道那顽皮女不会轻易放过你,那好好看着她吧。」

我望着忙着给房间内佈置拍照留念的女儿苦笑:「不用我看,也有很多老鼠鸭子的看着她。」

交待两句后挂掉了线,谁也不会怀疑一对亲父女一起是会发生些什么状况,我想妻子就是做梦,也不会想到我和雪怡曾做过那些出轨的行为。

对我来说,那亦是极其内疚的事。但对今晚将要跟女儿同房我没有太多想法,始终现在不是飞雪飘飘和伯伯的交易,她是我女儿,我是她父亲,大家都知道自己位置,是决不会做出超过的事情。

雪怡看遍了房间,坐在睡床上问道:「爸爸,你有没听过,大家都说米老鼠乐园有一个咀咒,情侣来玩过之后大多会分手,我以前不相信,现在终於明白了。」
「有这样的事吗?」我不明道,雪怡点头:「对,因为来这样的地方,根本就很考验耐性,排队啦,买东西啦,找位置吃饭啦,都是很容易出意见的吧?如果任何一方不肯迁就,便很可能乐极生悲,小事便吵成大事了。」

「也对。」我对雪怡分折得头头是道表示佩服,女儿继续说:「就像我这么任性,突然说想多玩一天,换别人可能已经生气了吧?还好是爸爸才会忍受我,所以我决定了,日(淫色淫色4567Q.COM)后交了男朋友,也决不会跟他来这里玩。」

我不相信道:「你那么喜欢这里,会舍得不带小男友来当公主吗?」

雪怡再次缠着我手:「不,我是只属於爸爸的公主!」

我老怀安慰拍着女儿的肩,雪怡伸舌笑道:「因为可以容忍我的公主病的,就只有爸爸一个嘛。」

「哈哈,还好,你的病情还没太严重。」我哈哈大笑,父女间的天伦,乐也融融。

「那我先去洗澡,爸爸不要偷看哦!」闲话说完,雪怡从衣柜拿出浴袍,回头嘻笑说道,我没好气哼着:「不要把爸爸说得那么变态好不好?」

我是变态,是一个连女儿也不放过的变态.

「嘻嘻,我说笑的,雪怡是爸爸生的,人家哪里没看过了,才不稀罕啦。」
「别闹,快洗完,爸爸也累,想早点休息。」

「知道啦,我以最高速度,四十分钟洗完的!」

「四十分钟?那让我先洗,我要睡。」

「不要!三十分钟就好了,没还价!」

这个女儿,实在没她办法。

到雪怡关掉浴室的门,我独个儿坐在床上安静下来,总算松一口气,女儿说得不错,除了妻子外,我是没跟其他女人住过酒店,更是这样有王子公主气氛的漂亮酒店。

雪怡无疑是公主,而我?不就是那总是害公主遇险的昏庸老国王。

叹一口气,忽然静谧的空间响起一下提示音,我慌忙从口袋拿出手电话,百密一疏,居然忘记了登出QQ。我从来不用这种通讯软件,幸好雪怡刚上了厕所,不然被她听到惹起怀疑,可能会前功尽费.

但回心一想,这个帐户就只是为了跟女儿联络才开启,哪有谁会发短讯给我?
拿起一看,竟然是雪怡。

「伯伯,回家了吗?我今晚跟别人在酒店睡,哈哈,吓你的,是爸爸啦,是不是很羨慕呢?今天真的好开心哟!其实我开始时候是打算难为伯伯啦,但结果伯伯没有骗我,还给我和爸爸有愉快的一天,所以我要感激伯伯。我觉得伯伯真的很疼我,人也很好,是喜欢上伯伯了,下次见面会好好报答(害羞)。那先不聊了,再找伯伯的,爱你唷,啜啜~(红唇)」

看到女儿给另一个我的道谢,我但觉一阵说不出的暖意和喜悦。

『雪怡…』

当然谁也知道,这一切温暖,都是以谎言和欺骗换取。

《三十四》

「沙沙…」

浴室里响起「沙啦沙啦」的水声,我无所事事,扭开电视看新闻报导。心里没有什么杂念,更无想起女儿身体的淫思。感觉上雪怡就是雪怡,和那妖野诱人的飞雪飘飘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人。我在安慰自己,这阵子做的事全因为对方是一个从未认识的女子,而并非每天相见的女儿,才会使我失去理智,被眼前美色所迷惑。

互联网络的可怕之处是它可以隐蔽自我,做出平日(淫色淫色4567Q.COM)不敢放肆的事,亦把一些熟悉不已的人变成陌生,包括自己。

『只要回到现实,我便不会对雪怡有非份之想…』正如雪怡所说,她是我所生的,身上流着马家的血。养她育她十九个年头,女儿身体哪里没见过了,在我心中她还是往年抱在怀里的小女孩,又岂会使我动摇?

都是梦,这段时间发生的都是一场梦,一场不真实的梦。

「卡擦!」

浴室木门发出的响声,把我从反覆思量中带回现实。我望望錶,不悦的向里面教训道:「真的整整洗了三十分钟,都说我也很累,想要早点洗澡休息…」
可是话没说完,雪怡从里面伸出头来,表情鬼灵精怪的说:「爸爸,给你看点东西。」

我错愕了一下,只见女儿满脸通红地从浴室踏着还没乾透的足踝而出,身上没有衣服,只围着一条浴巾。

我被这光景吓了一跳,满面尴尬的掩着半边脸说:「你、你这是成何体统,今年多大了?还不穿衣服。」

雪怡没有理我,只把手按在浴巾接叠的部份,像要随时脱去的娇声问我:「要不要看?」

我是真的被吓得慌了,难不成女儿要引诱我?我坚守着最后防线骂说:「别乱来,我是你爸,别捉弄我!」

雪怡扁起小嘴道:「爸还没答我,要不要看?」

「看…看什么?」我被呛着了,却说不出一个不字,雪怡踏出一步,指头扣在浴巾前,我吞一口唾液,女儿像是下定决心的数了一、二、三下,勾着浴巾的两手突然一起拉开,整个人成大字形的站在我面前。

「噹噹!」

「这…」我看呆了,浴巾下是女儿晶莹剔透的身躯,但更触目的是那一套鲜红色、印上了很多老鼠耳朵图案的胸罩和内裤。

「是不是很漂亮呀?我下午在米老鼠内衣店买的,本来打算过一阵子学校旅行时才穿,没想到这么快就大派用场了。」雪怡欢天喜地的展示着那一身新置的内裤胸衣,我不知道是失望还是松口气,表情无奈的道:「你成年了,做事检点一些可以不?」

「嗨,哪里不检点,是爸爸嘛,都说你不会稀罕的。」雪怡不以为意的道,我看她扭着小蛮腰浑身不自在,从睡床上拾起睡袍抛向她:「穿好衣服,爸爸不喜欢这样。」

「哦。」女儿没意思的扁起小嘴,是一贯被教训的不满表情,我不跟她胡混,自行拿起浴巾溜入洗手间,临进去前听到一声「古板老爸」,皱眉回头,雪怡立刻卖乖道:「我爱我爸!」

「哼!」我闷哼一声的关上浴室的门,收拾心情别要胡思乱想,可是当看到两条并挂架子的毛巾,一双一对的牙刷面巾,突然感觉好像是跟妻子渡蜜月的那个年头。

渡蜜月?我在想什么了,现在是家庭旅行!

我敲打自己的头,再一次警戒自己,这个老胡涂,说了一百遍不可以对雪怡有遐想,却总是绕着这事上转来转去。

叹一口气脱衣沐浴,浴室里有一面大镜子,映照自己年华老去的身体,真的很丑,完全是不堪入目,配在雪怡那轻盈娇美的身躯,简直是美女与野兽,不,是美女与禽兽。

扭开水龙头,一股冷水从花洒喷出,我习惯无论哪个季节也以冷水洗澡,不但强健身体,亦有令整个人清醒的功效。

可是一闭上眼,雪怡刚才那柔嫩身体便出现眼前。虽然并非裸体,但胸罩内裤仍是暴露出大部份肌肤,加上女儿家婀娜曲线和一双白滑无瑕的条长美腿,也是诱人至极。

『唉,我又在做什么了!』肉棒蠢蠢欲动,欲望这种事就如潘朵拉的盒子,当打开了就很难合上,更何况那是最亲最爱的人。

『没事,今晚一定可以煞过去!』本来打算让女儿还个心愿的晚上,怎么会变成一种考验了,早知如此,我就不要做这种不必要的事还好!

穿上雪怡挂在门后的睡袍,刷完牙后抹一抹脸,我吸一口气,如临大敌,决定要以最正常的父亲心态面对女儿。

扭开浴室的门,电视节目的吵闹声仍在响着,我以为雪怡又会看到什么都呱呱大叫,没想到是出奇的静。

「雪怡?」我有点意外,上前一看,发觉女儿已经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傻孩子,是很累了吧?」我心一安,替雪怡盖好被子。这样还好,万一小妮子又用什么来作弄我,还真不知道怎办。人生就是这样,没预备的事突然发生,困扰的问题有时候又会自然迎刃而解。

「好吧,今晚应该可以做个好梦?」搥搥自己酸痛的肩膀,我扬起另一张床的被单,钻进去打算就寝。这时候「哗呼」一声,大半张被单被雪怡踢到床下,这女儿白天时老爱顽皮,就是做梦也睡姿不佳。

「唉,怎么都不像个淑女。」我皱着眉头的从床上站起,再次替雪怡盖被,没想到才刚盖上,她又一脚踢开,活像个捣蛋的小孩。

「就是热也要盖着肚?」我咕咕噜噜地重新拿起被角,没想看这时看到一个光景。雪怡睡袍缠在腰间的结没有绑好,这样大动作两手一伸,系起的带子便告松开,把一片雪白肚皮暴露出来。

不单是小腹,就是刚才给我展示的内裤也一同出现,不一样的是刻前是个调皮女,现在是海棠春睡的美人儿。

「雪怡…」

我本来要替女儿盖被,却反过来把被单掀起,从那闭起双眼的悠然睡姿,直落至柔若无骨的娇嫩足踝,无一不是美得出尘。最吃惊是沿着小肚而上,半掩的睡袍间找不着阻隔,那片雪肌是一直延伸到颈项。大部份女孩子睡觉时都不爱受束缚,雪怡也不例外,在睡前把胸罩脱下,以免被吊带缠着不适。

我猛力吸一口气,女儿上身现在就只被两片布料盖着,只要轻轻一提,便可以看到那完美的胸脯。不是相隔荧幕,而是伸手可碰的近在咫尺。

『不可以!我不可以这样做!』欲念在我脑内丛生,但作为人的最后一点良知,使我没勇气做这简单动作,可是一切防线,随着女儿一个动作,而溃不成军。
「呼呼~」雪怡身子向外翻侧,那盖着左胸的袍边稍一移位,整个像水蜜桃的乳房便弹跳而出,透过窗户映照,皓月有如水银般洒落在洁白的肌肤上,好比披上一层冷霜,从里透外的现出亮光。那散聚着柔和色调的乳尖清幽亮丽,骄傲地耸立在饱满的白玉之上。

「雪怡?」

我是看得痴了,你是不会相信世间上可以有如此天使下凡。我凝望着女儿,欣赏她每一寸美,每一分柔,每一刻舒解心灵的动人神韵。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下一篇:李彤彤前传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