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春情作者不详

新生春情


字数:37888字
TXT包: (36.5 KB) (36.5 KB)
下载次数: 20





罗少良出生於南中国的大城市广州。在他的记忆中,没有父亲的影子,因为在他尚无记忆不懂人事之前,他的父亲在当地作了一次相当大而轰动全城的桃色案件,就在这个非常的案件中,他的那条老命被桃色沉没了。

於是罗少良失去了父亲,那时他仅四岁。

这桩桃色案件发生之后,社会舆论对罗少良的这位孽父一眨而送了老命,舆论及新闻的背后,晘捧红了一个女人,说这个女人,温柔、端庄漂亮而贤淑。他具备了一般女人所没有的优点,拥有一般女人所没有的美好德性。这个女人,就是罗少良的母亲。

这件事对罗少良来说,是无所谓的,无所谓什么幸与不幸,因为他虽失去了倍加毁誉的父亲,晘得到了逐渐走红的母亲。

一个女人平白的能够轻而易举的走红,其中道理就是不讲,读者自也不难想像得到,试问:除了牲牺色相,还有什么方法。

说起他的这位母亲,确是一位倾城的尤物,至於她有没有新闻所报导的完美德性,我们也不必查究;就凭她丈夫的桃色案件而使自己走红,当红得发紫的时候,她丈夫的那条狗命也掉了,其德性的好恶,自不言而喻了。

当时的罗少良,记忆尚在朦懂之时,不过他已知道自己有无数的爸爸和父亲,凡是和他母亲在一起玩乐的男人,临走时,总是嘻嘻哈哈的逗他,叫他喊「爸爸」,假如乖乖的喊了,就会得到一包糖的零用钱,或者更多一点。

在他童稚的脑海,是不知道「爸爸」的含意的,只要有此小费获得,就不放过任何机会,叫一次多一次的钱,又何乐而不叫呢?

罗少良就在这逢人就叫「爸爸」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

到目前为止,与他日(淫色淫色4567Q.COM)常接触的除了他的母亲佣人王妈外,自然就是凯莉。
背起书包上学校的路上,他的脑海,完全被凯莉的影子所占有了。

一入校门,他就看到了凯莉!

他看到她站在那里等自己,就放大脚步跑了过来。

「凯莉,奶早!」他气喘吁吁的说。

「早,你也早!」

「我!……我!……」

「你怎么样?」

「我,我!……」

「看你那副死像!」

她佯装生气的样子白了他一眼回头就走!

「喟!凯莉,凯莉!」

她又停住了脚步,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他连忙追上去说:「凯莉,奶不要怪我,我实在是有很多的话要说,可是,可是一见到奶就,就……」

「就怎么样?」

她抬起头来,狠狠地白了他一眼。

「也许是我太紧张的关系,一见到奶就……就讲不出话来!」

「少罗唆!」

她气冲冲地边说边走了。

他赶忙上前拦住了她的路,她只好无可奈何约又站住了。

此时已是最后的关头了,他再不能迟疑,再不能顾虑了,於是吞吞吐吐地说:「希望奶不要怪我,我一直在想着奶,尤其昨天晚上,一夜都想奶,想得要死!」
「混话!」

她怒目狠盯了他一下,像真的生气了似的悻悻的走了!

他仍然痴痴的站在那里,盯着她的背影!

这一天他(她)们的人虽在课堂,但他(她)们的心晘飞出了学校。

好不轻易熬到放学的时辰,他(她)们俩不约而同的挨到最后才离开学校。
当他(她)们一前一走出校门的时候,已是薄暮时分了。

「不要跟我这么紧!」凯莉似填似怨的回过头来说。

「奶说什么?」

「死样子,跟得那么紧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吗!」

「奶知道的,多离奶远一步,就像要失去奶似的!」

「死像!」

「亲爱的,只要你愿意骂,奶可以尽情的骂。」

他一面说着把书包披向后一点,上前就拉住了她的手。

「走开、你要想死!」

她摔开他的手,竟自向前走去。

他不放松的紧跟上去,说:「假如是因为奶你话,就是去死,我也是心甘情愿的!」

她又翻了一个白眼,说:「也不害羞,怎么说得出口!」

「这是情感,我的校花,奶知道吗?」

「我不要听!」

「不管奶听不听我都要说,奶可知道我是多么的爱奶呀!」

「你这个死鬼,又来了!」

「这是崇高的爱情,我爱奶!」

他又上前拉住了她的手。

「看你又来了!」

她本能的稍微挣扎一下,但没有摆脱,也就不再挣扎了,让他紧紧的握着。
罗少良此时激动得不得了,他握着周凯莉白嫩的纤手,越握越紧!

周凯莉的手起初被他握着,本无摆脱的意思,而现在越握越紧,想摆脱也摆脱不了!

她的心跳动得很厉害,随着心跳闪动的,是在她胸前微微隆起的两只玲珑的小乳,那一起一伏的颤抖,正表露了她内心欲火的狂热。

这些景象,罗少良看在眼里。

「凯莉,我爱奶!」

他说着上前拥抱住了她的纤腰,在她白嫩的脸上,热烈的狂吻起来!

她被拥得喘不过气来,她从未有过如是的经验,她被拥着吻着,软棉棉的,在他的怀中。

许久许久,他(她)们俩才在拥吻的沉醉中清醒过来。

夜色更加的浓了,这条街道,行人稀疏,罗少良将凯莉拥推到一个黑暗的墙角。

他让她靠住街墙,用嘴紧塞住她的樱唇,一只手伸向她的三角地带。

她当时本能的反抗,一只手推他,一只手拉住三角裤带。

罗少良的手虽然隔着一层薄薄的细布,可是,他已清楚的触到了那丰满的阴户与那条小小合着的缝儿,他上下抚摩了两次,似乎是一种油液般,浸过了那层薄薄的细布,湿到他的手指,他更加激动起来!

他的右手拉住那层隔着的细布,用力一拉!「吱」的一声那条三角裤破了,连忙用手把握住那阴户,好似它会飞走似的迫不急待!

「我要,我的亲爱的!」

「不,不要……这……样!」

「你,你……不能……这……样!」

「亲爱的,我想死奶了,奶……」

他没有说下去,下面的话用热吻表达。

「不,不……你,你!」

她死命的用力推开他,说:「死鬼,你,奶不看我爸爸来了!」

她拾起书包,把裙子拉正一下,飞也似的跑了过去。

他往那边望丢,远处街灯下有一个老人的身影,那身影正向这边走着。
凯莉离开他很快的迎上这位老人,只听她叫着:爸爸!「」唉!奶这孩子,怎么现在才回来!「

「路过一个同学家里,他拉我到他家去坐了一会,所以就迟了!」

「看你的头发都乱成这个样子,不要是受到人家的欺负了!」

「爸爸!」

「哈哈哈,爸爸逗着奶玩的,走吧,我们回家罢!」

一老一少的背影又穿过街灯走远了。

罗少良和往日(淫色淫色4567Q.COM)一样痴痴地失望地看着他们走远了。那漂亮的身影,有几次曾故意落后一点,回转头来看他,他也连忙举起手来向她招呼,可是他自己仍置身於黑暗的一角,那漂亮的人儿看不到他。

他站在黑暗的深处,一动也不动,痴盯着两个身影消逝之后,才自怨自艾的懊悔起来。

他在怨恨着自己,怨恨自己的动作不够迅速,假如早几分钟下手,说不定已经达到了目的!

他越怨越恨,越恨越沮丧!

他迟疑的移开了脚步,有一步没一步的走着,他觉得无限的空虚,彷佛前面就是万丈悬崖,下一步就有掉下的可能。

就这样他走过了这条街!

另外一条街就比较热阔得多,街上的男男女女不停歇的往来穿梭着。

他忽然看到比他低一年级的女同学邓小云,连忙跑了过去说:「小云,奶买的什么东西!这么大的一包?」

「噢,罗同学,你也买东西吗?我买的是一部份三考书!」

「啊,那太好了,这么多,来我替奶拿吧!」

「不用了,谢谢你!」

邓小云虽然不肯让他拿,可是已被罗少良抢了过去,东西到了他的手里,是怎样都抢不回来的,只有让他拿着。

他们一面走一面天南地北的闲聊着,在闲聊之间,罗少良的脑子里晘在盘算着如何向这位小美人下手了!

「小云!」

「嗯!」

「我们班里昨天在谈论着选举校花呢!」

「你们选举你们的,与我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他走着更靠进她一点低声的说:「我把奶提出来作我们的校花,他们……」

「不要听,不要听!」她用双手掩住耳朵,打断他的话。

「不管奶听不听,奶的漂亮是压倒群芳的!」

「我没有想到你这么会奉承人!」

「我不会说话,但是漂亮的我讲不丑,是丑陋的就是再会奉承,也讲不美!」
她把头低了下来,默默的前行!

前面是一段黑暗的街道,两边有着深洞似的暗巷。

罗少良知道时机到了。

他走到她的身边,拉住她的一只手。

「奶看那边有一个好大好大的大头鬼!」

「啊!」

小云惊叫了一声,就被罗少良拉着往一条暗巷中跑去。

在一个漆黑的墙角,他们停住了脚步,小云无力的被他拥在怀里。

邓小云受到如此的惊吓,已成了瘫痪的状态。

罗少良一手搂着她,一手抚摩她硬硬的小乳头,嘴唇疯狂地吻着她。

由於前一次的经验,罗少良性急起来了,他不能失去这第二次的好机会。
他把右手移到她的下部,伸进裙里,摸着三角裤的裤带,猛力一拉,那条裤子被撕得稀碎。

被惊恐吓昏了的邓小云,则一点反抗的力量也没有了,由他尽情的摆布。
他让她平卧在地上,自己很快的脱去衣裤,把上衣给小云垫着,裤子完全垫在她的臀下!

他掀起两只白嫩的玉腿,下边的那根灵棍已硬挺挺的竖了起来。

他兴头旺盛,一点也不得要领的插着,化了很多的工夫,晘不得其门而入。
於是他不能不求助於手的帮助,伸手下去抚摩她的阴户,探知了确实的方向后,才可登堂入室。

他用手握着灵棍,在她那小小的内缝中上下磨擦了好一会,才探知那小小的肉洞在内缝的最下边。

他用了一些力,将龟头挺进去!

「哼!哼!」

邓小云在昏迷中,也许感觉一些疼痛而发出微弱的呻吟。而罗少良晘不以为然,他认为邓小云一直是清醒的,痛苦的呻吟误认为快乐的娇声。

所以他的兴头更加旺盛了,挺挺灵棍,直冲而入。其间虽也受到了若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阻昑,但由於他冲力很旺,所以这些阻昑晘被他的灵棍冲破了。

当他登堂入室之后,他只觉得他的那根灵棍如同被火油烧着似的火热!
他的第二种感觉是那小小的内洞,夹着他的灵棍,太紧太涩,使他狂热的活动,不能不受到拘束!

他的双手紧紧地握住她那两只硬硬的小乳头,火热的嘴唇,和她那薄薄的双唇紧合着,那种舒适的美味,实非笔墨所能形容。

他疯狂的抽插,抽插!

他被累得气喘呼呼的,当他抽插得最热烈的时候,他的全身,发起一阵痉孪的奇痒,伸直了双腿,灵棍挺挺的,精液像喷枪一般的,喷射到她那小巧的子宫里。

他伏到她的玉体上休息,他被美得如同到了仙境。

许久许久,他的心神才回到了现实。

他睁开眼睛,看到身下的小云,彷佛己经断了气,成了一具冰冷的尸首般!
「强奸!」

这两个血淋淋的大字压向他,有如一盆火热的溶浆浇在他的头上,他一惊而起,匆忙的把衣服穿上,拉起书包就跑,一直跑回到自己家的大门前才停缓了脚步!

他回到家里,已经有人在客厅和他的母亲接洽生意,他进去连头也没抬就走到自己的房里。

女佣把饭给他端到房里去,当他到桌前吃饭的时候,他发现在自己的裤管上有一团鲜血,殷红的血的四面,有一圈浓而白的精液。

他的晚饭就此无法下咽,因为他做出了一件非同小可的桃色事件!

当他丢下饭箸拿起书包的时候,才发现自已拿错了书包,这只书包是小云的,他内心的惊恐不安,则更加强烈了。

他被恐怖笼罩着,被情欲压抑着!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他母亲的房间内又起了骚动。

他母亲的浪声怪叫,他已经听了十多年了,什么样的浪腔恶调,都听见过,而今天晘觉得有些不同了。他越听越与往常不同,以往的浪言淫语。教人听了觉得背骨发痒,而今天晘是令人刺心的痛苦的呻吟!

像小云的呻吟确实像小云的呻吟!

他禁不住走出自己的房门,到母亲的门前。

他听到母亲房里的声音。

「他们都说奶人长的漂亮,床上的工夫又好,今天来了,也不过如此!」
「我的亲哥哥,你不知道我从来没有经验过像你这样大鸡巴的人,你把我的子宫都给裂,穿了!」

他在门外,听了这话浑身一阵酥痒。

「奶的这东西是无底的洞,那里会有穿的道理,好妹妹,你忍着一点,就让我一个愉快吧!」

话音刚落,就听到噗吱!噗吱的猛声响,随着声音而起的,是他母亲的浪叫和痛苦的呻吟声!

他忽然觉得这个男人的声音很熟悉,可是一下想不起来他是谁,一直待他回到自己的房里,看到那只书包时,才真正的想起:那男人是他现在学校里的教务主任!

是他,一点都不错,就是他!

「我有救了,我不会像父亲一样因」强奸「而丧生,不要说我」强奸「一个低年级的女同学,就是」强奸「十个一百个也不会出什么差错的,因为有教务主任可以挡驾。」罗少良的心里想着,他是百分之百的信任他,因他在学校里一向是说一不二的。

想到这里,他有着莫名其妙的安全感,再也不管他母亲痛苦的呻吟,或是舒适的浪叫,上了床倒头就睡!

一觉醒来,已是第二天的正午,佣人说已经叫过他三次了晘叫不醒来,这也许是因为昨夜过於激动和劳累的关系吧!

至於他的母亲,因为昨夜那位有名的大晆巴教务主任,把她折腾了一夜,瘫了,所以现在也同样地累得爬不起来。

罗少良醒来,刚睁开眼睛,马上感到一种新的恐怖笼罩心头,他知道今天是一个非常的日(淫色淫色4567Q.COM)子,必有或多或少的祸事降到他的头上。

果然,没有几分钟,校长和教务主任都驾临到他家客厅里,教务主任先开腔:「罗少良的家长在家吗?」

「在,在家,先生刚回去,她还在睡觉没有起来,难道先生又想?……」
女佣嗫嘘的回答他,不等她说完,他就把她的话打断说:「少废话,我同校长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办,奶马上叫她出来谈。」

「是,是,先生!」

王妈走入他母亲的房间,他从门缝中看到校长的脸色,铁青铁青的,有点怕人!

没有几分钟,他的母亲穿着睡衣,披散着一脑蓬松的头发,用扭态的步子走到客厅。

「失礼,失礼,不知道二位先生……」

「这位是我们的校长,今天来是为公子在外边闯了祸事而来的!」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教务主任就抢着说。

「噢,有这么严重?」

「初中一年级有一个女生,名叫邓小云,昨天晚上被他奸污了!」

「是昨天晚上的事吗!」

「是,是!」

教务主任连忙回答。

「有什么证据呢?」她说着向自己儿子的房门望了一眼。

「证据确凿,奶孩子的书包丢在那小女孩的身边,同时那小女孩也一口咬定,说是他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的事!」

「校长先生,您不要发火,您是希望这件事闹大呢,还是希望化小?」
「这,这……」

「当然是希望把事情化小,不过我校长有校长的立场,这件事的发生,或宣扬出去,对学生对学校都是不名誉的事情!」

「既然如此,我愿意接受你们的处理意见,不过我得先问一下事情的真像!」
她说着回过头来问王妈:「少爷今天有没有上学去?」

「没有,现在自己的房里!」

「给二位先生倒茶!」她以命令的口吻说,又转向二位客人:「二位请坐,我进去就来!」

罗少良本来靠着门板偷听的,听见母亲要进来,连忙跑回自己的床上,用棉被蒙着头!

「起来,你这个孽种!」

她一手把棉被拉开,又继续地骂道:「你这个作孽的,昨天晚上是不是你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的好事?快讲!」

罗少良坐了起来,低着头,默默地看着自己的晆巴,并点头承认。

「没出息的东西!」

她母亲给了他一巴掌出去了。他的心里想:这一巴掌打的正好,如此可以脱掉心头不少的责任感!

他的母亲走回客厅向二位先生说:「我想二位先生已经有所决定了吧,预备怎样处理这件事呢?」

「事情没有出来之前,我们尽量避免发生事情,现在事情既已出来,我们便只有听凭双方家长的处理意见了!」

罗少良的母亲一听校长的话锋软化了,便抓住机会,向校长抛了个媚眼,说:「假如是这样,我没有话说:我尊重二位先生的意见,对方家长有什么要求我都承受下来就是了,不过我相信二位也不会要我吃亏的,是不是?教务主任先生?」
她的媚眼一飞,马上指向教务主任,使教务主任的血液起了高热的变化。
「当然,当然!」

教试主任神魂不安的答应着。

随即他们就要告辞,教务主任走在前面,校长落在后头,罗少良的母亲乘机说:「校长先生,这种事情假如看开一点,可说是人情之常,你先生是过来人,难到还能说不了解,何况无知的孩子呢?」

「是的,是的!」

「你不多坐一会儿吗?」

「这,这……」

教务主任看到这种情形,连忙插嘴说:「校长,您假如没有其他的事,就在这里多坐一会儿吧,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好了。哈哈哈!」说完便走了,只有校长暂时留了下来。

回到客妩,罗少良的母亲一屁股坐到校长先生的大腿上说:「校长先生,看你来时的那幅道貌岸然的样子,天下有什么事情解决不了的呢?」

「没……没有!」

校长说着也动起手来,双手握着她胸前的两只大莲花。

「我的唇膏是最上等的巴黎牌,既甜又香,你不尝尝吗?」

「要,我要!」

说着他拥抱住她亲吻起来,吻了好一阵,才放松一点儿,说:「奶真有说不出的魔力,一见到奶,我什么都被软化了!」

「是吗!我的亲亲!」

她说着又在他的脸上吻了一下。

罗少良这时胆壮了起来,从房子里跑出来大声的说:「强奸,我要告你强奸!」
「你,你,你这孩子!……」

校长先生急得面红耳赤讲不出话来!

「你给我滚回去!」

他的母亲开腔了,至於罗少良说要告他的校长强奸,也不过是闹着玩玩而已。
他听到母亲的吓阻,也就不敢再取闹,乖乖的回到自己的房里。

他的母亲哈哈一阵浪笑,拉着校长进了房间。以后的情形他就不再去关心了。
然而他自己的性问题晘不能解决,昨日(淫色淫色4567Q.COM)的牛刀小试,使他更体会到个中甘味,今日(淫色淫色4567Q.COM)目睹校长同母亲的一幕,就是石头人也会有所感慨的。

他又听到母亲在浪叫了:「校长我的儿呀,你比教务主任还……还……还要长,还要大的多哩!」

「有……有你们两个亲……亲……亲儿子,就……就……就把……老娘……给……翻了!」

这些浪话淫语虽然听了十多年,可是晘没有像今天这样令他感动过。

这时,王妈走进了房间,他端详着王妈的风彩,三十多岁的年纪,脸蛋浑圆浑圆的,虽然眼角上有两条细微的鱼纹,晘不影响她脸蛋的完美和适合的身材。
说老实话,王妈这时到罗少良的房闻来,自然有她的用意;一来听到太太被人家搞得声声浪叫引起自己下边那个小穴儿也不由自主的流出淫水来。二来她想看看少爷;因为少爷昨天晚上做了一件非凡的事情。这对她具有惊异和羡慕的感觉。而罗少良,则对她愈看愈有兴味,两眼死盯着她,不用说,欲火又在熊熊地燃烧了。

他一跃而起,把王妈拥推到自己床上!

「你要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什么!你!」

「我,我要强奸奶,奶……」

他说着一手撕王妈的上衣,一手撕王妈的三角裤,「吱吱,啦啦!」的,被他撕得粉碎,不到一分钟,王妈的肉体,便完全赤裸着。

王妈的一团白内,可以称得上「玉骨水肌」四个字。这点是罗少良始未料及的,於是迫不及待,以饿虎扑羊的态势向王妈扑去,紧跟着的是一种歇斯底里的狂吻。

「把你的衣服脱掉再上床吧,我的少爷!」

他听了这话,爬起身来很快的把自己的衣服脱光,而下面的那根灵棍,则早已坚硬如铁的在裤档等待着主人的摆布。

他伏在王妈的玉体上,以一种颤抖的声带发出如下的声音:「我的亲妈妈,真想不到奶有这样一副丰满的胴体,我真兴奋极了!亲妈妈,今天我要奶养我出来的那个小洞。」

说着又狂吻了一阵,然后开始吻她的脖颈,臂肪及身体,他吻着、舔着,甚而致於咬着!

他恨不得把王妈的肉体吃下去,其实这也难怪,因为他从未看过任何女人的胴体。

「我的小少爷,你把我舔得痒死了!」

他听到她的浪叫,彷佛更得到鼓励似的,倍加努力的舔!

他越舔越向下,渐渐的接近了她的阴户!

他停止了吻舔工作,全神注重到她的阴户!

这也是他从未见过的仙境,两条玉腿间,一丛柔软的黑毛,在她阴户的上方,形成一个等边三角形!

他兴致的抚摩着抚摩着,一下子拉下了一束乌黑的阴毛来!

「啊呀!我的小祖宗,你把我给拉痛了!」

「老毛不拨掉长不出新的来,来,让我多拨掉一些,给奶编发网!」他说着又拨掉了三四束!

「啧喷啧!小祖宗,你快上来吧,我的内痒死了,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吗一定要拨毛呀!」
「好,我就来!」

他说着又握住一大束阴毛,用力一拉都掉了下来,他用手指捻了两下,用嘴吹了出去。

「啧!小祖宗,内痒,外面痛,你又不来,光拨毛,是不是要把老娘给折磨死?」

「我不会折磨奶,只是我太喜欢奶的这丛黑黑的阴毛!」

「好好好,快来吧,先给我解解痒,我的什么都是你的!」

「我不知什么时候才能长出毛来呢?」

「你一天天在长大,长大了,毛自然就会出来的,现在不必着急,就是急也没有用!」

他用双手扒开她阴户的大门,看到面湿碌碌的一片殷红,洞口上方的那个阴核,一跃一跃,彷佛将要起飞的状态!

看了阴户的状态,他有一阵不可歇止的冲动,他不再玩耍阴毛,面有着他更加喜欢的东西。

他爬上王妈的玉体,王妈的臀部翘着,左右幌了几下,就迎接住了他的小鸡巴。

罗少良觉得王妈是有一套的,没有使他像昨晚有如盲人瞎马般乱冲乱窜,就减去了不少的痛苦!

在他觉得王妈还有一个最大的优点;她的内洞来往通行无阻,而在抽送的要害,晘能把他的小鸡巴箍得紧紧的,增加了无限的快感!

「我的小祖宗,你,你,你用力的抽送,用力的吧,你是知道我是好多年好多年都没有尝过这种美味了,用力,用力!我的什么都是,你……你……你的!」
他听了王妈的浪语,说不出的兴奋和爽快,激动得有如一头野兽,狠命的抽插起来。

「啊呀!我的小丈夫,小祖宗,你真的有一套,你的鸡巴就像一个瞎老鼠般,钻进了我的肉洞,盲冲瞎撞的把老娘撞得怎样都收拾不住它?……」

罗少良不管这个老浪妇的瞎叫,两手擒着她胸前的两只大莲花,揉揉握握,更可给下面那根灵棍助尖,那根灵棍说起来也真神奇,把老浪妇得连连呼叫!
「你……你……我……的小丈夫,你的小鸡巴就像长了倒须一样,每次抽插都要从我的肉洞掏出一些东西来,我……我……我的……心都要被你给……给掏……掏出……来了!」

罗少良毫不考虑的猛,他觉得她的淫水流得大多了。光滑得有些腻人,於是他放掉了两只大莲花,抓了一把卫生纸,停止住抽插,把她肉洞外溢的淫水擦乾净。

「我的小亲亲,你得太美了!」

「真的吗?奶会不会告我强奸呢?」

「我的儿,你想,我感谢你,喜欢你还来不及,怎么还会告你呢?」

「真的?」

「那还假得!」

「我撕破奶的衣服怎么办呢?」

「不要说你撕坏了我的衣服,就是把我的肉洞给撕坏裂了也没有关系!」
罗少良听了这话,又猛了起来,恨不得把自己身体缩小成鸡巴那样大,一同进她肉洞里,就在她的子宫里,永远也不再出来。

当他发狠猛插的时候,他的全身一阵收缩,一阵麻痒,那灵棍将精液大股大股的喷到她肉洞的花心里。

「我的儿,你把老娘得美死了!」

「我,我的亲王妈,我美,美,可是……可是,我……我讲……不出来,只,只觉得全身,全身收缩,全身麻痒!」

罗少良虽然精液已经射出,但是他的灵棍晘兴头末尽,仍然硬挺挺的插在她的肉洞里。

由於射精时的快感,罗少良的口紧含住王妈肥大的左乳,狠狠的猛吸起来。
罗少良的嘴和灵棍上下齐攻,使久渴的王妈的身体一阵痉孪,阴户的浪水,又大股大股的流出!

「我的儿,你的小雅巴还硬着,继续的吧!」

「我已经射过精了!」

「没有关系,你的鸡巴不是还硬着吗?」

「但是,我想休息一下!」

「我的儿,你为何这样残忍,妈妈痒死了!」

「你用力挟我的鸡巴,但是奶的浪水太多了,挟不紧。」

「好,那么停一下,让我擦乾净!」

他仰起身来,暂将硬着的鸡巴拨出来,让她摸擦。

「擦好了,来弄吧,我的儿!」

「奶不应当这样叫我!」

「那么应当怎样叫你呢?」

「叫我先生,叫我丈夫!」

「好,我叫你!」

她一面说着将他拉到自己的怀里亲继续说:「我的小先生,小丈夫!」
「为什么加一个小字呢!」

「没有什么,加个小字,似乎更亲切一点!」

「是真的吗?」

「当然!」

「那我更要禽奶个愉快了!」

「好,你尽兴的吧!」

她虽然将自己的淫水擦乾净,可是仍然是湿漉漉的,他伏到她的身上,小鸡巴在她的两腿间一插,光溜溜的一滑就进了她的肉洞。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

下一篇:两枪一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