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亂一家親

淫亂一家親

「老公,你動作快一點嘛,上班要遲到了﹗」慈芬倚在樓梯口,朝二樓嬌喊著︰

「你還要載阿龍到車站搭車耶﹗」關切的語氣裡,帶著一絲絲的躁急感,只希望他們趕快出門。

「是啊﹗爸﹗」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的阿強也附和的嚷著︰

「表弟在等著您啊﹗」說著,眼睛瞟向母親性感的胴體,豐滿的乳房因為未帶胸罩,紫紅色的乳頭可以從T恤外面看到。阿鵰「咕﹗」的一聲,猛吞下口水,並和母親對望了一眼,互相眨了一下眼睛,兩人彼此似乎在暗示些什麼?

母親的臀部豐滿堅實,富有彈性,纖細的腰身,雪白修長的雙腿,襯托出成熟的肉體。阿鵰目光集中在母親穿緊窄短裙而更顯得渾圓的臀部曲線,堅硬的肉棒幾乎要撐破褲子。想到待會兒能再與這樣的肉體性交,又是自己的母親,阿鵰的肉棒已漲到疼痛的程度。

阿龍是慈芬的二姊慈芳的兒子,阿鵰雖是表哥,但也只大他兩個月,目前表兄弟倆同是高一學生。為了方便就近上學,阿龍寄住在姨媽家,他的學校正好在姨媽家附近。今天是星期五,明後二天休假,每到這個時候,阿龍總是趕著回高雄老家,與父母相聚。

望著車子緩緩轉出巷口,駛向大馬路。隨著丈夫載著外甥離去,慈芬發自內心淫蕩的血液在全身竄流,心中懷著期待亂倫的激動,輕輕的關上大門。

剛把門鎖扣上,兒子的聲音自背後響起︰

「爸爸他們走了?」阿鵰走到媽媽的身後,從後面抱住媽媽纖細的腰肢,大膽地用手握住媽媽豐滿挺拔的乳房,並且搓揉起來,同時下體腫脹的陽具放肆的頂著媽媽渾圓的屁股。

「你是不是又想把你那根又粗又長的大雞巴插進你淫蕩的媽媽騷屄裡,然後粗魯的肏幹她呢?」慈芬淫蕩地扭動了幾下屁股,用豐滿的臀部摩擦著兒子的肉棒,感覺到兒子火熱的陽具膨脹到極點。 阿鵰雙手用力揉搓著媽媽豐滿的雙乳說道︰

「誰叫你都穿得這麼性感,每次看到媽的身體,雞巴就硬了起來﹗」

「小色鬼﹗昨晚在外公家和你舅媽幹那麼久,回來後又把媽幹個半死了,今天還那麼想啊﹗」

慈芬嬌嗔的說。右手向後伸了過來,隔著運動褲握住兒子堅硬的雞巴,上下套弄著。

阿鵰用粗壯的陽具頂了一下媽媽的屁股,說道︰「還說呢,媽媽還不是和舅舅肏屄﹗」

想到昨晚在娘家的淫亂行為時,慈芬的下體不由得一陣搔癢,陰屄裡又溢出一股淫水。

************************************************************************************

昨天是慈芬父親的六十大壽,兄弟姊妹們為了孝敬父親,特地開了幾十桌酒席宴客。丈夫因為上夜勤,不得已慈芬只好自行開車載著兒子和外甥,回娘家向父親祝壽。

慈芬共有六個兄弟姐妹。

老大叫慈香,和丈夫在同一所中學任教,今年四十一歲,有二個就讀高中的兒子;

老二是嫁給醫生三十九歲的慈芳,就是阿龍的媽媽,她是個美容師;他有二個姊姊,大姊已結婚。

老三叫國興,三十八歲,有一個賢慧的妻子和三個可愛的子女。

老四叫慈艷,三十六歲,嫁給一個律師,有一個讀國三的兒子。

三十五歲的慈芬是排行第五。

最小的是三十三歲的國盛,他是個專業攝影師,目前和二姊慈芳共同開設一家美容攝影工作室。

慈芬很早熟,十四歲時就已經發育得和三位姊姊一樣的性感美麗,36D.25.36的傲人身材,使得眾多男人想上他,即使現下已經有了二個上高中的兒女,也只是腰圍稍微粗了些,但仍然保持著36D.26.36的性感胴體。

當時,熱情似火的她,不知怎的總覺得家人之間有些什麼事在瞞著她,爸媽和兄弟姊妹間的親密關係,超乎一般家庭的親熱。後來,有一天無意中在後院的倉庫裡,看到大姊把整個身子趴在桌子上,裙子翻到腰間,把兩腿淫蕩地張開,屁股高高翹起,而哥哥正用他又粗又長的雞巴插幹著大姊的淫。從此,她暗中留意家人的一舉一動。

不久,她發現家中成員相互間暗中在進行著亂倫的性交。她還曾經在後院果園裡,偷看到媽媽抱在一棵芒果樹幹,翹著雪白屁股,被哥哥像狗一樣拼命地插幹。媽媽瘋狂的擺動著屁股,拼命地迎合兒子的動作,而哥哥則怒吼著︰

「我最喜歡幹妳了,媽媽,我要永遠這樣幹妳,媽媽。」下體更猛烈地撞擊著媽媽的白嫩的臀部。

後來,慢慢地因抗拒不了誘惑,在一次和哥哥激烈的做愛中,被爸爸發現,而讓父子二人連續幹得達到五次高潮。

不僅和家人亂倫,慈芬的淫蕩在學校裡更是出了名,她同時和好幾個男孩性交,穿梭在父兄及眾男友的陽具之間,到高三快畢業時,發覺有了身孕,也不知是誰下的種,父親就把她賴到她眾多男友之一的現下的丈夫身上,還沒畢業就匆匆的結婚了。

一轉眼就過了十幾年了,如今兒女也都長大了,而今天爸爸的六十大壽的家族聚會中,爸爸是不是該為滿堂兒孫而感到欣慰。

娘家在鄉下是個望族,一大片的家園整整有好幾甲,古色古香的豪華六合院之外另有十幾棟豪華客房,整個後院有如人間仙境,花園、泳池,還有一大片果園,更有一個一甲多供家人垂釣的魚池,一片偌大的庭院如今就只住著父母親、哥哥嫂嫂和他們三個子女。

慈芬的車子駛進庭院大門,緩緩的把車子停下,剛下車,走在最前面迎接她的哥哥,便給了她一個淫昧的微笑。

先拜了壽之後,久未見面的兄弟姊妹及甥侄輩們免不了聚在一起寒喧或各自湊對相敘暢談,而阿龍當然奔到媽媽身邊撒嬌去了。

過一會兒,如果有心人稍微留意一下,便會發覺家族成員中,哪個人偶爾不見了,哪人湊巧也突然失蹤了,原來都偷情去了,反正這 一大片庭園,到處盡是可藏身的亂倫偷情之處。如此情況持續到宴會結束還在進行中,甚至筵席中有人不惜犧牲一餐豐盛的山珍海味,而熱中於這種家族亂倫偷情的刺激感。

慈芬在與媽媽閑聊時,暗中默默觀察著這種有趣的現象,身體不由得一陣火熱,畢竟自己也在期待這種變態的亂倫淫戲。

忽然哥哥在媽媽背後不遠處向她比了一個手勢,這是她和哥哥之間的暗號,這暗號代表大廳後面十幾間客房的最左邊,大儲藏室裡的一間密室,這也是從前她們時常偷情的地方,她向哥哥輕輕的點了一下頭,腦海浮現哥哥肉棒粗壯的形狀,陰屄內立刻搔癢起來。

看到哥哥往大廳後門離去,慈芬應付了媽媽一下,隨即跟著哥哥後面而去。經過客房快到儲藏室的轉角,突然間聽到旁邊倉庫裡傳出淫蕩的叫聲,她稍微楞了一下之後微笑的離開了,原來是兒子正在幹他舅媽,沒想到正要和哥哥偷情,而自己的兒子也正在和哥哥的老婆偷情。

慈芬環顧四周一下,進入儲藏室,哥哥從密室把頭伸出門外向她招手,一進入密室哥哥雙手一抱,緊緊地將她豐滿的肉體摟住。

「喔……哥哥﹗想死妹妹了﹗……」慈芬 起頭,對上哥哥的嘴,熱烈地吻了起來,

「啊……喔﹗老天﹗……真好……」

「我愛你,哥哥。」她一臉滿足地說。

「我也愛你,妹妹。」國興回應著,再度熱烈地吻了起來。

國興伸手到她的陰部,撩弄妹妹的陰唇,不停地將兩片陰唇上下左右地搓弄著,中指插入陰道,一進一出的抽插,慈芬的屄腔隨指頭的插幹帶出大量淫水,那情景十分淫靡。

慈芬的臀部快速用力地擺動,挺向哥哥粗硬的雞巴︰

「喔……哥哥﹗幹我,哥﹗……快肏我﹗……待會兒媽她們又找人了……快啊……快幹啊……我受不了了……」

聽到美麗淫蕩的妹妹這樣的哀求,國興頓時熱血沸騰。急忙一手掀起妹妹窄裙,拉下三角褲,一手握著粗硬的雞巴對準妹妹的陰唇,瘋狂地將它塞入她的淫洞用力的猛幹起來。妹妹立刻挺著肥臀向前迎合,國興一下子深深地插了進去,只留下陰囊在外面。

「啊……哥哥﹗就是這樣……快幹我﹗……」她大聲呻吟︰

「這正是我需要的……你的大雞巴幹得妹妹的浪穴太美了﹗……快啊……快肏啊……好爽……」

「用你又大又硬的雞巴肏我﹗肏死你的親妹妹……我要……啊……我要爽死了哦……哦哦……我是個壞女人……好哥哥,親哥哥……幹死你眼前的這個淫婦妹妹吧……」

慈芬騷浪的淫叫著,身體劇烈地震顫。她瘋狂地旋轉屁股,陰唇用力頂著哥哥的根部,身子完全抱在他的懷裡,下體緊緊相貼,不住地摩擦著。

「喔……喔……哥哥……快……哥哥……」她尖叫著︰

「……我要來了…… 喔……肏我……幹我……哥哥……我不行了……喔……快……快來了……」

慈芬閉上眼睛,頭往後仰,屁股猛往前挺,一下一下地套弄著哥哥的肉棒。國興伸手抓著她挺拔的雙峰,用力地擠壓,揉搓著。

「啊!……親妹妹……哥哥幹得爽不爽……喔!……妳的屄好緊……夾得我爽死了……啊!……」 捉住妹妹的兩片屁股,用力地抽插著,妹妹的臀部左右擺動,陰道急促地收縮,緊緊吸住國興的肉棒,挺拔的雙峰隨著每一次衝擊而顫抖。一陣劇烈的震顫後,慈芬倒在了哥哥身上,緊縮的陰壁隨著高潮的到來劇烈地抽搐。

「啊……啊……好爽啊……好舒服……喔……美死了……大雞巴哥哥……太好了……小屄……快被幹……肏爛了……啊啊……我要丟了……啊……唷……喔 ……不行了……」

妹妹尖叫著,屁股瘋狂地擺動。國興緊緊捉住她的屁股,肉棒猛烈的往前衝撞,將肉棒插進妹妹身體的最深處。感到全身發熱,肉棒在她溫暖的屄內陣陣跳動,龜頭開始發麻,精液即將傾巢而出。

他大吼一聲︰「喔……來了……要射了……啊……」

緊緊地摟抱著妹妹不住顫抖的身體,國興的精液源源不斷地噴射進妹妹的子宮內。

想著昨晚與哥哥激蕩的性交,到現下還覺得屄內在抽搐著。

*************************************************************************************

看著還陶醉在昨天兄妹亂倫激情中的母親淫蕩的模樣,阿鵰雙手從緊身T恤上用力猛抓豐滿的乳房揉搓。

「媽媽除了和舅舅亂倫外還跟誰亂倫?」因為用力過猛,乳房在阿鵰的手中變形,從指縫冒出柔軟的肉。

「啊……媽媽……媽媽還和你外公亂倫﹗還……還有你小舅……啊……」強烈的快感使身體如火一般灼熱,慈芬不由得扭動身體發出哼聲。違反禁忌的亂倫的刺激感,使得她因為興奮而呼吸急促。 「真是淫蕩的媽媽,和那麼多親人亂倫……」

阿鵰激動的把右手慢慢地往媽媽的肚子摸下去,滑過下腹部,隔著窄裙摩搓陰部,邊撫摸邊把窄裙往腰部卷,煞那間,媽媽的整個毛茸茸的陰部,都落在阿鵰的手掌之中。啊﹗原來媽媽根本就沒有穿內褲。阿鵰摩搓了一下濕漉漉的陰毛說︰「好淫賤的媽咪唷,連內褲都不穿。」說著手指揉搓媽媽潮濕溫暖的陰唇道︰

「是不是早就等著讓親兒子肏啊?」

慈芬因亂倫的刺激,所引發高漲的欲火已經使得陰戶裡的淫水大量的溢出,濃密的陰毛及淫屄早就已經濕淋淋了。

「討厭哪,都是你這壞兒子害的,媽剛才在廚房煮菜,你一放學回來就從後面摟著人家,一手搓弄媽的乳房,一手伸進裙子,隔著內褲摸著媽的陰戶,還用二根手指伸入媽的肉縫中挖弄,害人家癢得難煞,屄內流出一大堆淫水,把整條三角褲都弄濕了,才把它脫掉的。」

阿鵰用指頭撥開濕透濃密的陰毛,摸著充滿淫水的陰唇,手指頭探進陰唇在陰道中來回的刮著。

「你這淫賤的媽咪,和那麼多親人亂倫了,還引誘自己兒子和妳亂倫,真是淫亂的母親啊﹗」 兒子的話讓她想起一年前,誘惑還沒有試過女人滋味的清純兒子的情景,不禁覺得自己的屄深處騷癢難當,一股熱流緩緩流出。

「啊……啊……還不都是你這小色野狼……啊……每次……啊……都用淫邪的眼光……偷看媽咪的身體,還把人家的三角褲拿去自慰……啊﹗受不了了……」

淫穢的對話更激起二人的淫欲,媽媽將雙腿盡量張開,兒子立即把手指插入濕熱的快要沸騰的穴洞裡去。中指插入媽媽火熱的屄裡後,毫不費力的就一入到底,手關節頂到長滿陰毛的陰阜。這一刻所帶給他的刺激實在是劇烈無比,讓他幾乎窒息而死。

「喔……是的……乖兒子……用你的手指幹媽……的淫……屄……啊……媽媽是個淫賤女人……媽媽喜歡和兒子亂倫……啊……啊……」

慈芬淫蕩地不斷的扭動肥臀,迎接兒子的手指,同時縮緊洞口,洞裡已經濕淋淋,溢出來的蜜汁流到大腿上,再滴到地上。

「喔……對……用力抓……用力抓揉媽媽的乳房……把媽媽的乳房掐破…… 啊……喔……插媽媽的淫穴……喔……你的手插得……你插得媽好爽……再用力插……啊……插死亂倫淫蕩的媽媽……」 阿鵰更用力的抱緊媽媽,右手的中指和食指猛烈的戳插著陰道,左手繼續用力揉搓乳房。

「喔……乖兒子……親兒子……啊……用力插……快……快……用你的手指插幹媽咪……淫蕩的騷……屄……」

慈芬瘋狂的搖擺著肥臀,右手伸進他兒子內褲握住堅硬的雞巴,不斷的上下套弄著。

「阿鵰……乖兒子……喔……媽媽……好舒服……你的……手指幹媽……幹得……媽媽……好爽……爽死媽咪了﹗」

在兒子面前露出淫蕩的模樣,這時候慈芬開始猛烈搖頭,同時發出興奮的吼叫︰

「啊……好啊……媽媽……的陰戶快要溶化……」一面叫一面翹起腳尖,或向下收縮,但還不能表達極度的快感,拼命的開始扭動屁股。

「啊……我已經…我已經……啊……洩了……」她的頭猛向後仰,身體開始顫抖。

媽媽的身子轉過來,與兒子面對面,「喔﹗兒子,你太棒了,我好愛你﹗」慈芬一臉滿足的說。 慈芬臉上泛起淫蕩的笑容,一邊用力揉搓兒子的肉棒,一邊把臉湊到兒子面前,他們的嘴唇便吻在了一起。媽媽的舌頭暢通無阻地進入了阿鵰的嘴裡,和他熱烈地交纏起來,媽媽的手伸進他內褲裡握住兒子滾燙的肉棒,用力地上下套弄起來。

「啊……媽媽……好舒服……」他差點當場射了出來,媽媽的柔軟香舌的交纏以及下面雞巴被媽媽柔細手掌的撩弄,使他全身的血液都為之沸騰。

「媽咪,我已經忍不住了……想和媽媽幹了……」

慈芬的動作大膽而火辣,舌頭用力地與兒子親密地交纏,在他的嘴裡激烈地攪動,彷佛把他的魂魄都要勾出竅一樣,同時,媽媽主動 起大腿,貼上兒子的下體,用自己溫軟鼓脹的陰部上下磨蹭兒子怒挺的大雞巴。

「媽媽……快一點……快讓我的雞巴幹進去吧。」

「到媽的房子,媽讓你肏個夠﹗」慈芬一面套弄雞巴,一面對著兒子笑著淫蕩的說。

兩人仍然摟抱著互相撫摸,邊吻著邊上樓梯,慈芬拉著兒子的雞巴,帶到自己的房裡。母子兩人興奮的再度狂吻了起來。

「啊……阿鵰……你真的那麼想和媽媽幹嗎?……」

「我最喜歡幹妳了,媽媽,我和別的女孩幹都不爽。」

「啊……媽媽也喜歡被你幹,被親兒子幹的感覺太棒了。」

當想到兒子的大雞巴將在她屄內進進出出,做最禁忌的亂倫性交時,慈芬的身體不由自主的因過度刺激而輕顫起來,原本已癢得難煞的屄腔,又流出淫水。

兩人的唇激烈的接觸著,兒子與母親的舌頭如同打結般的交纏在一起,慈芬則摟著自己親生兒子強壯的臀部肌肉,使他能更靠近自己,在熱烈的親吻中,她能感覺到兒子巨大的陽具接觸到自己鼓脹的陰時,正在陣陣的脈動著。

阿鵰把母親抱了上床,把兩人的衣服脫了精光,然後雙手盡情地撫摸著媽媽誘人的豐滿肉體。見到媽媽成熟美麗的胴體,白皙的肌膚,左右晃動雪白豐滿的雙乳,平坦的小腹下長滿黑色濃密陰毛的陰戶,鼓凸凸的高高隆起。阿鵰的陽具更是膨脹到極點。

慈芬擺出誘人的姿態誘惑著兒子,雙腿向兩邊大力張開,雙手移到因為性欲高漲而腫脹的淫屄摩搓著。然後用纖細的擦著紅色蔻丹的手指撥開濃密的陰毛,把陰唇向左右用力扒開,露出鮮紅的肉洞,淫蕩的說道︰

「阿鵰,看到沒有?你就是從這裡生出來的,現在你又要用你的雞巴從這裡肏進去,是不是感覺很刺激?」

看著媽媽淫蕩地將屄肉向兩邊分開,屄腔內構造複雜的深紅色的屄肉,正一張一合的流出淫水。阿鵰迫不及待的趴在媽媽的雙腿間抱住肥臀,把頭埋在媽媽的陰戶,伸出舌頭挑開陰唇,在肉縫裡仔細的舔,還發出啾啾的聲音吸取密汁。

「啊……阿鵰……你……你舔得真好……舔得媽好舒服……喔……好好的舔吧……啊……乖兒子……啊……」 火熱的呼吸直接噴在陰唇,舌尖在屄腔內不停翻轉。

「啊……乖兒子……不行了……這樣的感覺太強烈,媽媽……媽媽……快要瘋了……媽媽裡面……很……很癢……啊……再伸進去一點……啊……」

這樣的快感來了好幾次,很快就要達到高潮。這時的阿鵰,大概忍不住了,突然 起頭爬到媽媽身上,把沾滿淫液的嘴壓到媽媽的嘴上,母子彼此吸吮對方的舌頭。

阿鵰將手移到母親的陰部,他扶著那有著巨大龜頭的肉棒來到媽媽的陰唇外面,在那裡輕輕的摩擦。雖然母子在一起肏屄已經有一年多了,心中那種亂倫的感覺依然刺激著自己的,一想到要和美麗成熟的媽媽做愛,肉棒突地連跳幾下,更形堅硬。

瞧見淫邪的紫紅色大龜頭靠近自己溢滿淫水、被欲火漲滿的浪穴時,慈芬立刻伸手握住堅挺的陰莖,把它牽引到自己的穴入口,並把肥臀拼命往上挺。

阿鵰用龜頭上上下下磨擦媽媽肥濃、濕黏的陰唇,輕輕的摩擦幾下後,把大龜頭對準屄口,將自己粗壯的陽具猛力一插,將大雞巴插入母親火熱的淫穴裡。

「啊呀……好……好爽……啊……乖兒子……你的雞巴好燙……啊……好燙!……好舒服啊……啊……太好了……乖兒子,太爽了……啊……就是這樣……用力肏媽媽……啊……好舒服啊……好美…美的上天了……喔……我的…孩子…… 乖兒子……」慈芬不住地呻吟,自己則像淫蕩的妓女似的瘋狂地扭動著屁股,迎合兒子有力的衝擊